河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频道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95

时间:2019-10-29 16:59:50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95

  “你会这么好心?”朱峰看着我,脸上带着一些不可思议,似乎是不相信我说的话。
  “为什么不呢?”我冲他们笑着说,“咱们也算是有缘把,真没想到居然出来吃个饭又能见到你,交个朋友怎么样?”
  其实在刚刚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
  朱峰他们几个虽然现在看起来狼狈一点,但是他们身体的本钱都相当的不错,虽然达不到旭天阳那种类型,也比普通人要强太多了,至少用来威慑人是够了的。
  而且还有一点,我和他们也算是见过几次了,虽然在最初的时候有些误会,不过现在也已经没什么了。在今天我刚刚的观察中,还有之前和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我能感觉到,他们的心眼不算太坏,是属于那种比较的淳朴的汉子。
  而我也是在刚刚,突然有了想要招揽他们的意思。毕竟我现在在KTV也算是个主管了,而那些手下的保安们虽然现在都一个个的看上去对我很客气,但是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新来没多久的新人,他们没有一个是我的嫡系。
  在以后出事了的时候,我可不敢指望他们。
  毕竟这个KTV是曹维东的,而且周博已经在这里经营了这么久了,如果我在这些人里发展自己的势力的话,难保他们不是曹维东,或者周博的眼线,我可不认为自己有那个魅力,让他们能够轻易的放弃原来的老大而跟我。
  那样我哪天被卖了还得帮他们数钱呢。
  所以我有心去发展自己的势力,而这条街上,曹维东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他的势力已经根深蒂固,我无法判断出哪些人能够让我可信。
  而几个人是工地上搬砖的,最起码来源就非常的可靠,我可不相信曹维东能够把影响力扩展到这些人身上,以他的眼界,也应该看不上这几个小毛鱼吧。
  而且还有一点,说起来是我对不起他们的,毕竟他们之中现在没有了旭天阳,而在那里可以说是寸步难行了。而旭天阳是我带走的,我也算是通过这件事,还他们一个人情吧。
  我带着叶蓓蓓走到他们的桌子前坐下,“能坐么?”我问完看着那个叫朱峰的。他看到我走过来,眼中全是狐疑的眼神。
  不过我也没等着他说话,而是直接的坐了下来,顺带的给叶蓓蓓找了一个干净一点的凳子,大概是刚刚的那些人下手有分寸,或者顾忌着什么吧,只是把朱峰他们几个揍了一顿,这家饭店里的桌椅板凳,倒是都没有动一下的。
  “诺,还吃什么呢,都算是我的。”我冲朱峰笑着说。
  “你别假惺惺的了,现在恐怕是在等着看我出丑吧。”看到我的样子,朱峰冷笑了一下,不过上来的酒他却丝毫没有客气,而是直接拿上就喝。
  看样子刚刚被打了一顿,心里也是极其的不好受。
  “出丑?你觉得看你出丑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他听完我的这句话,愣了一下,似乎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说到,“没有。”
  “哈哈,这不就得了嘛,咱们之间也没什么深仇大恨。”我冲他们大笑到,然后拿起一杯酒,“之前有得罪的地方,多多见谅,我先干为敬。”
  我说完仰头一口把酒杯里的酒给吞了,然后示意他们一下,在等着他们的反应。
  朱峰和那几个哥们,最终相互看了一下,然后咬咬牙把酒拿起来喝了,“好,既然你请客,那哥们也就不客气了。”再说这话的时候,朱峰咬着牙。
  从这一杯酒开始,朱峰似乎是要发泄自己内心的郁闷,一杯接一杯的往下喝着。
  而我几乎就是我没怎么喝了,我看着他们,心里盘算着应该怎么开口。
  看着他们喝了一会儿的时候,我插嘴了,看他们这势头,如果我在不说的话,他们就应该得喝醉了。
  但是我没直接问,而是旁敲侧击的问到,“似乎是这几天在那里工作的不顺心?”
  现在朱峰也喝的差不多了,至少有了五六分的醉意,再加上我请他喝酒,对我的敌意也少了很多。
  他听了我的话,在那里自顾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唉,你是不知道啊,在我们工地里,原来的时候都是阳哥带着我们的,阳哥能打,所以在那里所有人都不敢欺负我们,虽然他小,但是我们真心的认他做大哥。而刚刚的那个云哥是我们在工地上一直的对头,我们彼此一直都不怎么看的过眼,不过阳哥在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不是阳哥的对手,所以表现的时候一直很低调,一个个乖的和孙子一样,不过现在阳哥不在了……,呵呵。”
武汉专业治疗癫痫病ackground-color:#e5e5e5;" />  说到这的时候,朱峰似乎是想到了以前和旭天阳在一起的时候的日子,然后再想想现在,语气里全是失落。
  “旭天阳啊,你们的感情很深吧,他现在在我们这边也蛮好呢,今天我还看到了,很威风的。”我装作无心的说道。
  “我们知道啊,之前和阳哥通过电话,他说很谢谢你呢,唉,阳哥和我们家是一起的,不过他现在混出来了,而我们呢……我们还在这搬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说到这的时候,朱峰长又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我说,“不知道,你们那里还有没有闲着的职位,把我们哥几个也介绍过去啊,哈哈。”
  他的这句话大概只是随意说着的,现在他们现在好几个兄弟在这,毕竟一下安排了进去五六个人,一般人还真没这个本事。
  “可是,我为什么要把你安排进去呢?”听了他的话,我笑着看着他,我刚刚就在等这句话呢。
  我说这句话有两个意思,其一是,我没有否认这件事,我有这个能力,其二是,让他开出足够的,能够让我帮他的筹码来。
  “啊……”朱峰听到我的话,愣了一下,似乎没反应过了,但是紧接着脸上闪过一些喜色,毕竟我之前说给旭天阳找工作,短短的时间就找到了,而且还很不错。
  “只要能把我们带了过去,那上刀山,下火海,随意,我现在可不想在受那个狗屁云哥的气了,我操,这小子特么的,从阳哥走了之后,特么的天天找茬,劳资在那里都混不下去了。”
  说到这的时候,朱峰又冲尴尬的看着我,“你真的能给我们介绍进去么?可不许骗我们。”
  看到他的表现,我知道,显然是对目前的那个工作已经厌恶到了几点,抓住了我这一条线,然后就不放手了。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我现在只要能把他们给带进去的话,他们一定会记着我的好的。
  “其实哪能上刀山,下火海,只是,我希望,去了能听我的,这点可以么?”我很平静的对他们说,去了还真的暂时不指望他们做什么,只是希望能有一些自己的班底而已。
  听了我的话,朱峰赶忙的拍拍胸脯向我保证道,“没问题!你说往东,我绝对不会往西。”
  看样子这件事应该是成了,后来又和他们说了一会儿,留下电话号,然后我就和叶蓓蓓离开了。我倒是一点点都不担心周博那边能不能答应我,我现在也算是小头目了,而且我和周博现在也算是在“蜜月期”。
  我不信在金碧辉煌养着几十号的人,我现在安排进去几个他还会拒绝。而朱峰那边可以说是对我感恩戴德的,以后等进去之后,再给他们一些好处,不难让他们归心。
  和叶蓓蓓离开之后,叶蓓蓓反而有些皱着眉头,不解的问我,“你这么厉害?能够把那些人都给安排了进去,你不是骗他们的吧?”
  我看着叶蓓蓓的样子笑着说,“你觉得我像是在骗人的么?”
  毕竟叶蓓蓓也算是现在在我身边的女孩子了,看到她的不相信,也算是出自于一个男生小小的自尊心吧,我对她说道,“同时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现在是那家KTV的主管啦。”
  “额……我几天前不是还记得你是服务员么?”叶蓓蓓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黑龙江医院癫痫排名5e5e5;" />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点你不知道么?。”
  “额……”叶蓓蓓的小嘴微微张开着,似乎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所以在那里沉默了片刻。
  “那个,既然你这么厉害,你看能不能把我介绍进去呢?我也想和你一起工作啊。”叶蓓蓓笑嘻嘻的开玩笑对我说。
  “这个嘛。”我想想,我佯装想了一下,看着叶蓓蓓,然后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说,“在我们那里就需要像你这样的女孩子,这姿色,这容貌,这身材,这感觉,绝对很多人都喜欢的,而且一晚上的价格嘛……啧啧。”
  看着我不怀好意的目光,叶蓓蓓一下明白了什么,小脸猛地通红了,“你,你怎么能这样……”
  “哈哈,这不是你说的要去嘛。”
  “哼,你要是心甘情愿,那我就去了。”叶蓓蓓撅起小嘴。“你舍得我去啊。”
  “好吧,我不舍得,你是我小妹,才不让你去呢,现在开心了吧。”我冲叶蓓蓓说到。
叶蓓蓓捂着小嘴笑道,“这还差不多。”

  到家之前的时候,叶蓓蓓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说要给我个惊喜。但是在我怎么好奇下的逼问下,她都不告诉我,说一到了家里自然就会知道的。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我看着叶蓓蓓神秘兮兮的样子,皱着眉,叶蓓蓓给我的惊喜到底是什么呢。
  开门后一打开灯的时候我惊了。
  原来我是一个人住的,一个宅男的家,大家都能知道的,是那种十分乱,十分埋汰的。
  而现在居然一切东西都放的整整齐齐的,茶几、电视上都是一尘不染,就连地板、墙壁等等等等都被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在阳台上,我的衣服也被洗完挂在那里。
  我出去一趟,家里居然就被收拾成了这样,我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蓓蓓。“你确定你不是灰姑娘而是白富美么?”
  “才不是什么灰姑娘呢,是不是应该给点奖励啊。”叶蓓蓓冲我撅着小嘴说,但是眼睛中掩饰不住开心的神色,此刻的叶蓓蓓就像是一个等待奖励的小朋友一样。
  “好啊,你想要什么奖励呢?”我看着叶蓓蓓,对她道,今天我不在家的时候,叶蓓蓓做了这么多,应该也十分累吧。
  灰尘什么的就不说了,单单是我那些堆积了好久的衣服,就应该得忙的她够呛。
  说起洗衣服,可是心里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我的那些内裤什么的,他不会都给我洗了吧。
湖北三甲癫痫病医院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我急忙的向我的那屋跑了过去,果然,我的床单什么的都被洗了,在我的床单下压着的内裤……也没了。
  这个时候叶蓓蓓也走了过来,她似乎知道我这么着急的跑了进来是为什么,然后有不好意思的看着我,“那个,今天我收拾了一下屋子,看到你的衣服都脏了,就帮你洗了一下。”
  “不过,上面似乎有一些白白的东西好难闻呢。”
  “咳咳。”好久没有女人的男人内裤上有……,也很正常吧,不过让一个女孩子知道了就有些不太好了。
  我尴尬的咳嗽了一下,然后转移叶蓓蓓的注意力,“你怎么会想到给我洗衣服呢?这么勤快,平时你在家的时候就经常收拾么?”
  说实话,我现在真的对叶蓓蓓有了很大的好奇了。原来刚认识,不算太熟的时候,叶蓓蓓在我的心中,就是那种傲慢无礼,目中无人,甚至仗着自己家境好,漂亮看不起别人的。
  但是这几天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熟悉了她,才发现了其实不然,她有很多地方都做的相当的不错,甚至比一般女孩子还要好。
  比如当初在医院照顾我,然后回来烧的一手好菜,再到现在给我收拾屋子,这个别说白富美了,恐怕一般的女孩子都做不到的。
  叶蓓蓓听了我的话,回答道,“平时的时候,我爸爸、妈妈总是不在家啊,我家的保姆阿姨对我很好的,但是我有的时候实在无聊了,就求她,让她教我,她很心疼我,不想让我多做什么,但是还是忍不住我的央求,然后,我就学会了很多东西呢。”
  我点点头,看来叶蓓蓓真的是和其他女孩子不一起。其他女孩子生在这样的家庭之中,巴不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呢,而叶蓓蓓居然能主动的替保姆分担一些家务。
  我丝毫不怀疑叶蓓蓓说的是假话,因为做饭、洗衣服这些,你如果是第一次做,也不可能做的这么好。
  我点点头,但是还是疑惑的问叶蓓蓓道,“不过,为什么你能对你家的保姆都那么好,可是对外面的男生……。”我可是记得她当初看不起小黄毛的,也是那个时候我觉得她太过于清高的。
  “因为……”叶蓓蓓听了我的话有点犹豫,但是又看了看我,还是张口了,“因为我遇见的大多数男生心里都想着不干净的东西,最初的时候,我当时不知道,但是好几次之后,我也慢慢的学会了保护自己,自然就不在……”
  “嗯。”我点点头,叶蓓蓓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同样是男人我知道,肯定所有的人看到她,短暂的惊艳之后,都希望能和她发生点什么愉快的事情。
  但是我紧接着想起来,我也是男人,赶紧正色的说道,“我心里可什么都没想哦。”
  看着我严肃的表情,叶蓓蓓噗哧一下的笑了出来,“我知道你什么都没想,所以才会对你这么好啊。”
  …………
  今天虽然十二点左右的时候我就已经下班了,但是由于之前又遇到了朱峰他们几个,其实回到家的时候,不比平时早了,在加上刚刚和叶蓓蓓又发生了点小事,到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

  而结束了一天的生活,我也没有过多的精力在去想其他的事情,很快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给朱峰打了个电话,说让他准备好,也许今天他们就能来上班了,朱峰他在那边拍着胸膛的说到,其实他早就已经收拾好了,就等我的消息。
  我笑了一下,这小子应该也算是在那边已经到了那种呆不下去的地步了,而我,也正好帮了他,如果不是我的话,估计在那边被人在给刻意的为难下去,他没几天就得回老家去。
  我来到了KTV之后,先去找了周博,他也在,进去了之后,和周博随意的聊了几句,然后装作无意的说到,“我有几个朋友,身手不错,能不能把他们安排了进来,到我们KTV里面来做保安。”
  周博听了我的话,眯着眼睛看着我,“总共多少人?”
  “不多,五个吧。”我对他说道,然后想了一下,我打算直接告诉他,“博哥,我也不和你绕圈子了,你也知道,我这算是新来的,我来了这么久,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在这里的人,一般都有着自己的心腹,而我现在算是个光杆司令吧,毕竟”。
  “可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保安的,他们的身手……”周博做出一点点为难的姿态看着我。
  我心里暗笑,身手那些压根不算什么事情,现在打架,谁单挑啊,周博可以说是这里的二号人物了,安插几个人手对他来说还不是轻而易举,他现在这样说是想让我承他一个人情。
  我想明白了之后,对周博说到,“博哥,我来了,也算是你一直罩着我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如果这次能帮我的话,我小七会记在心里的!”
  说到这,我停了一下,“而且,我的那几个朋友,是旭天阳的兄弟。”
  听到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周博的眼神一下凌厉了起来,但是也只是一闪而过,“他们是天阳的兄弟啊,那就没问题了,这件事就哥哥做主,帮你定了下来,那些人进来直接由你带着吧。”
  “谢谢博哥。”我冲他笑了一下,“那博哥,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慢着。”周博看到我要告辞对我说到,“你现在才刚刚升了上去,手底下还差人手,旭天阳,以后也跟着你吧。”
  “额……”听到周博这样说,我反而有些不明白了,旭天阳那身体的本钱和身手我是知道的,再加上他头脑简单,这是一个天生的打手外加死忠啊,周博之前甚至以不惜放下面子从我的手里要去的,现在怎么会这么轻易的说让跟着我呢。
  看到了我的疑惑,周博淡淡的说,“你带来的那些朋友,既然是天阳的兄弟,那天阳肯定心在你那边,想和他的兄弟们每天在一起,我也干脆不强人所难,让他们兄弟团聚不是更好。”
  “谢了博哥,有空请你喝酒。”我冲他笑道。听了他的这句话我也豁然开朗,虽然嘴上说的好听,但是我知道,这哪是周博为了让他们兄弟团聚啊。
  要知道,旭天阳是我介绍进来的,也就算是欠我一个知遇之恩,现在再加上,旭天阳的那些兄弟们在我这边,他是完全无法留住旭天阳的心的,等到以后如果出现什么问题的时候,旭天阳肯定会站在我这边。
  而且周博还不知道之前旭天阳和我有没有更深的感情,而留着一个无法驾驭的旭天阳在身边,还得免费替我培养,那他怎么的都是亏了,还不如干脆送我一个面子,把旭天阳还到我这里呢。
  走出周博的休息室的时候,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些笑意,真的没有想到,今天去只是想让把朱峰他们安排进来的,居然又阴错阳差的把旭天阳给得了回来,这算是个意外之喜,在我心里,旭天阳一个就足以顶他们五个了。
  回去之后,我给朱峰他们打了个电话,示意他们现在就可以来上班了,而朱峰那小子听到了我的话,显然十分的激动,甚至向我保证,20分钟以内到。
  朱峰他们来了之前,我也顺带的告诉了旭天阳,让他来我的办公室一下,毕竟他们的感情放在那里,家是一起的,在加上一块出来打工。
  朱峰他们之前是工地上的,肯定什么都不懂,旭天阳现在应该也已经熟悉了一些事情,他们来了让旭天阳先带着教他们也不错。
  我可不想再去给他们几个做免费的培训,还是甩手掌柜比较好。
  这件事办完后,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现在也证明着,说我在这里的初步势力,也开始建立了下来。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