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致亚索——剑之故事,以血为墨

时间:2019-10-29 17:46:30
致亚索——剑之故事,以血为墨

黑色的火焰在艾欧尼亚熊熊燃烧着,仿佛为这夜色中的星空放下不尽的焰火。

诺克萨斯黑色的帐篷内,一位白发少女轻抚着长官赐下的一柄厚重大剑,轻挥两下,一道寒风便从剑刃之上夺射而出,帐篷内的座椅全被这看似普通的一挥而粉碎殆尽。

“记住,此次任务只许成功,不需失败”。就在白发少女为这剑的强大力量所震撼时,耳边响起了指挥官斯维因的命令。

“是”。白发少女点了点头。


这次任务很艰巨,是刺杀任务,不说对手是多么的强大,就是孤身一人潜往艾欧尼亚大营这份艰险,就让人望而却步了。不过,现在两军正是交战时期,浑水摸鱼进去也并非不能的。

接到任务后,少女转身而去。

另一处。

一位少年身披蓝色长袍,腰跨四尺长剑,英姿飒爽,神态孤傲之极。他趁着月黑之夜悄悄离开了艾欧尼亚议厅,正前往战争爆发最激烈的前线部队而去。

此人正是亚索。

亚索随师傅在剑术道场修炼剑术多年,自信剑术已达到出神入化之境,同辈之中也只有自己才能使用御风之术,更是觉得艾欧尼亚已经很难找出能与他匹敌的天才了。

这次两军大战,关乎整个符文大陆的命运,如果能在战争中建立功勋,以后就能在艾欧尼亚声名雀起了,从此备受人们尊敬。

亚索拥有御风之术,行程急快,不过两个时辰便行了百余里路,到了前线指挥中心。

亚索望着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飞来的箭矢,望着地面上乌黑成群的士兵犹如蝼蚁一般堆积成山的扑来,望着敌方阵营的大将不禁冷哼一声。

挽袖——拔剑。

一道寒光先起,只听“沧琅”一声出鞘声,腰间四尺长剑已然拔出,剑身上环绕着的阵阵清风,待亚索轻喝出“斩钢闪”三个字时,忽然狂风大作,发出鬼哭狼嚎般的悲鸣。

所有的敌人犹如纸糊的一般切割的七零八落,亚索所到之处敌人望风而逃,一个时辰后,诺克萨斯停止了进攻。

就在这时,亚索接到了紧急命令,回到了艾欧尼亚。黄冈癫痫病吃什么好>

而回到艾欧尼亚阵营的亚索,却听到了一个噩耗。

自己负责保护的一位长者,被暗杀了。

亚索深深的自责。因为自己的心高气傲,为了眼前的名誉,擅离职守,害得长者死于非命。这对于一向自尊心颇强的亚索感到无地自容。他决定惩罚自己来偿还自己的罪孽,而向道场请罪。

道场决定将擅离职守的亚索禁闭三年,来磨练他的心境。

可就在亚索心怀悲悯的接受罪罚时,他却听到了一个传言。

所有人,都将杀害长者凶手的矛头指向亚索。

这对于荣誉胜于一切的亚索,简直是晴天霹雳。

他感到一位剑客的人格,受到了侮辱,简直比死还难受。

亚索发誓要亲自找出真凶,偿还自己的清白。

但此时有着重大嫌疑的亚索,道场怎么可能放其出去呢。

亚索决定偷溜出去,虽然他知道这样做,只会让人更加相信他才是真的凶手,但为了一生的清白,他决定铤而走险,尽快找到真凶。

亚索如愿的逃了出来,但却被自己的同门相继追杀,而他们认定亚索就是凶手,并不想听亚索解释,上来便是拔剑相向。

亚索逃出了的一年内,已经被追杀数十次了。

正当他没有丝毫线索而感到苦恼时,他被一位最不想看到的人追到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亚索的亲兄弟——永恩。

两人对峙许久,最终亚索先开口了。

“你我兄弟二人真的要互相残杀吗?”

永恩跟其它同窗来着一样,并没有多余的废话。

手起,剑起。

“拔剑吧!”

无奈之下,亚索拔出了剑,剑身清风环绕。


“御风之术,哼”伴随着永恩的一声冷哼,两剑相交。

此次战斗没有华丽的战斗三天三夜,而是一招定了胜负。

“扑通”一声倒地声,永恩倒在了血泊中。

亚索走到永恩的面前跪倒在那里,为什么要如此呢?

“为什么,要杀长者呢?为什么,要背叛呢?”永恩躺在亚索的怀中用力的抓着他的衣领。

“杀他的人不是我,吾之本心,无愧于心。”

“长者死于御风之术,又有谁能做到呢?”

请问癫痫病的发作是什么原因ext-indent:2em;">一语点醒梦中人,伴随着永恩的离去,亚索想起了一个人,一位在艾欧尼亚与诺克萨斯的战场上的一位白发少女。

两年来,亚索一直拼命的寻找一个人,而今天终于打探到了那个人的消息。

破旧的茅草屋外,亚索半倚着剑,而眼光却犀利的望着屋内,身旁放出的杀气令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

屋内的人也感应到外面的蚀骨寒意,提剑而出。

河南专治小孩癫痫病哪家好t:1.75em;text-indent:2em;">起身的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人,肤若凝雪,白发,手提阔剑。

“阁下此次前来,不知为何?”少女开口了。

“为何?哼!”亚索冷笑一声,“废话少说,两年前是不是你刺杀了艾欧尼亚的一位长者”

“两年前?”少女沉思了一下“两年前我的确暗杀了艾欧尼亚的一位长者”

听到此处,亚索的心久久提着的心,放下了许多。

“那就是你没错了,拔剑吧!”

“阁下就不给个理由,便要与我拔剑相向吗?”

“还需要理由吗?吾之荣耀,离别已久。”今日杀你,还我正义。

少女轻笑一声道“如果阁下是为了正义而战的话,我无话可说,毕竟我当初也是为了自己的正义而战啊,人人手持心中圣旗,满面红光走向罪恶。”

“正义,好个冠冕堂皇之词,你们诺克萨斯进攻艾欧尼亚滥杀无辜,也有正义吗?”亚索怒气中烧。

“正如你所说,我的双手沾满了罪恶,但是当初我确是为了更大的良善,如今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前行了。”

“哼,不用想那么多,我会给你个痛快的”

“那就要看看阁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闲聊结束了,拔剑吧!”

“汝欲赴死,易如反掌。”


“沧琅”一声,少女阔剑一出,蓝光环绕着巨大的阔剑,剑身竟然竟然断了半截,原来是把断剑。

“又一把御风之剑?”

在亚索的震惊中,少女动了。少女犹如飓风般迅捷的使出三连击,让亚索不禁一阵后退。

“等等那招式,那一招是谁教你的?”亚索满是不解,眼前的少女竟然使出了自己恩师擅长的三连击。

难道就是这人杀死的恩师,盗取了秘籍?

“将怀疑抛诸脑后,别在犹豫了”少女仿佛看透了亚索的心思,再次提剑而起。

剑光起,寒光落。

刀光剑影重叠在一起发出“铮铮”巨响,两者实力不分上下,游斗三百回合,还未分出胜负。

两人的激斗,也从响午打到夜深,从夜深打到初晨。

神秘少女的招数,让亚索百思不得其解。最终,他停下了攻击。

“凭我的招数,是无法取你首级的,不要再打了”

“噢?”少女并不觉得意外“那你可一辈子都要背负叛徒的污名了,这样真的好吗?”

“一辈子?你也太小看我了,此剑之势愈斩愈烈,下次见面的时候,我定会于你再决高下。”

“不可久留一地,我也该走了。”

“天下之大,却没有你的容身之处了。”似乎是惜才,少女叹了口气。

“长路漫漫,唯剑作伴,吾虽浪迹天涯,却未迷失本心。”

“不要回首过往,落叶的一生只是为了归根吗?”

“落叶的一生只是为了归根吗?”亚索反复念叨着这句话,转身离去。

“呵”亚索轻笑一声。这个故事,看来还没有结束。

且随疾风前行,身后一许流星。

我 还在寻找回家的路。


掌游宝用户“凌乱之夜”投稿!

LOL掌游宝投稿联系QQ 2853251014(好友验证请写“LOL投稿”),我们期待更多的掌游宝撸友来向所有人分享你的游戏心情、攻略心得、或是杂谈调侃!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