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八卦 >

我的剑姬不可能那么可爱(十二)

时间:2019-10-29 16:53:22
我的剑姬不可能那么可爱(十二)

第三十四章
“今天先看看你学到了些什么。”菲奥娜家的树林旁,阿狸对叶悠开始了下午的课程。
“嗯。”叶悠学着自己的偶像草剃京的样子,把右手比作手枪状,在那根竖起的食指上烧起了一团不大的火焰。
叶悠很喜欢这种感觉,当昨天火在自己手上出现的时候,简直要开心地要忍不住去亲火焰一口,躺在床上也把玩,差点烧着了被窝。
朝天使用了一招基础得不能再基础的“火球”,阿狸满意地点点头。
不过还没完呢,叶悠这次举起左手,因为能控制所有的属性,把“火球”的引导方法稍微改变一下,便使出了“水球”,当然也能是“冰球”。
根据同理,还有“光球”和“暗球”,因为接触时间不长,到现在也就学会了这一招,不过阿狸已经很满意了,叶悠自己倒是希望能更多更快地学习,真的非常喜欢使用魔法的感觉。
“很不错了,今天你就在这练那些书上的魔法,我在边上,遇到困难就问我,行吗?”阿狸交代。
“好!”叶悠干脆地答道,他现在对魔法真的是爱不释手。
今天下午要练的也是一种基础魔法,“倍增”,简单地说就是通过魔力强化身体的某个部位,以此提升力量和速度什么的。<武汉癫痫专科医院br />根据书上的方法,尝试了几次失败后,叶悠也没有去问阿狸,只是安静地一次次试。
这次试试在脚上···汇聚在脚上···脚上···
魔力在身体里缓缓流通,一次次地尝试,一次次地失败,也不知过了多久,双脚终于感觉到被增幅,力量强了不少,使劲地一跃,wahoo~跳得比科比还高啊~
“成功了!”叶悠忍不住欢呼。
合肥癫痫治疗哪家好?“学得真快啊。”阿狸理理被风吹乱的长发,“可你多少问问我这个老师啊,你这样我很无聊的。”
“嘿嘿···”叶悠抓抓脑袋。
······
日子过得很安稳,转眼间半个月就过去了。
几人住在这里,整天在嬉笑打骂中度过,倒也不算无聊,偶尔被召唤去比赛,也是去去就回,而叶悠作为所有人照顾的对象,过得当然是惹人羡慕了。
有菲奥娜瑞雯这两位总让他偷懒的美女教练,阿狸这个妖艳的老师,阿卡丽这个总是戏耍他的监督,何愁不快?而孙悟空似乎一心钻进了麻将······
这天上午,叶悠跟着菲奥娜和瑞雯在训练场锻炼,因为在锻炼中不被允许使用魔法偷工减料,训练强度并没有增加多少,不过看着瘦弱的身体肌肉一点点的突起,叶悠自己也很高兴,一开始的酸痛也消失了,累是累了些,不过有大家陪着,也就没什么了,虽然会时不时想家,不过叶悠从不表现出来,而是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
结束了俯卧撑的训练,叶悠站起身,准备去做引体向上。
忽然,克拉克走了进来。
“主人,嘉文皇子来了。”
“他来做什么?”正乐悠悠地陪着悠锻炼呢。
自言自语了一声,对方毕竟是皇子,父亲入狱时他虽然没帮上什么忙,但二人也算是朋友。
快速地去房间换上正装,瑞雯则在房间里,对方是德玛西亚的皇子,自己做过诺克萨斯的军人,实在不好相见。
于是菲奥娜带领着众位吃白饭的迎接嘉文。
德玛西亚皇子,那个周杰伦,据说他爹是国王,他是坑爹的。此刻他身着黄金甲,身后跟着嘉文和赵信以及十几个士兵。
对于嘉文,叶悠当然也知道,虽然没用过,不过他的大很恶心这点记住了。
“殿下。”众人向嘉文行礼,这种半跪着的礼,叶悠从来没做过,只是学着样子,做得极不标准。
“嗯。”嘉文随意地应了一声,样子冷酷而高傲。
众人站起身,菲奥娜问道:“殿下来此有何贵干?”有事赶紧儿的说,我还要陪着悠训练呢~
嘉文并没回答,而是缓缓走到菲奥娜身旁,直到近到了脸几乎贴到对方的脸才停下。
他干啥?后面的看着叶悠非常不爽,不过···尽管不愿意承认,还真是相配啊,高大威猛帅气的嘉文,举止中就透着一股王者的霸气,稀松的胡渣更添一抹男人味,坚毅的面孔让人实在挑不出毛病;而菲奥娜站在他身旁,气场也丝毫不弱,高贵大方的打扮,无瑕的面庞,高挑的身材,360度无死角。
总觉得,自己···很难介入他们。
叶悠不由往后退了几步···
嘉文忽然对着菲奥娜勾起嘴角,“有段时间没见了,你还是风采依旧啊。”
“殿下也是,更加潇洒帅气了。”菲奥娜低头答道。
“哼。”嘉文露出一个“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表情,往后退了几步,说不出的酷。
只不过,走出门做什么?
盖伦赵信也跟了出去。
“?”菲奥娜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不过嘉文似乎并没走远,只好在原地等待。
躲在一边,看见盖伦和赵信走出来,嘉文连忙抚抚胸口,深呼吸了几次,“怎么办,好紧张啊,刚刚心都快要跳出来了,装淡定很难啊。”冷静,帅气,被一瞬间丢在地上,留下的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嘉文四世。
“别慌,你是皇子啊,只要明说没理由会有女人拒绝的,调整好心态,再去一次。”赵信帮着嘉文抚胸,鼓励道。
好一会儿,嘉文调整好呼吸,点点头,尖锐的眼神,冷峻的面庞再次出现,他稳如泰山般地一步步走进屋子。

轻轻地吸了口气,嘉文用他那充满磁性与威严的声音以下达命令似的语气说道:“菲奥娜·劳伦特,本皇子于此,在众人的见证下,向你求婚。”说完,半跪在菲奥娜的身旁。

 

第三十五章癫痫治疗费用很贵吗an>
求婚!?对姐姐?
震惊的不止是叶悠,菲奥娜更是意想不到,阿卡丽等人吃惊之余目光也飘到身后的叶悠上,他们俩的暧昧,众人再清楚不过了。
嘉文托起了菲奥娜的左手,放在嘴边。
叶悠想冲上前去把她们分开,可是, 脚一动不动···是不敢吧···自己有什么资格做这种事?菲奥娜是贵族,嘉文是皇子,自己呢?魔法少女?呵呵,连力量都不能自由发挥。
菲奥娜看了眼叶悠,后者已经把头扭向一边,让她有些神伤。
不过,菲奥娜还是把手在即将触碰嘉文的唇时抽了回来。
“对不起···殿下,我还不想结婚。”微笑地拒绝了。
嘉文的身体凝固住,大厅的气氛很压抑。
片刻后,他站起身,无言地走出了屋子,盖伦和赵信又跟了出去,仍旧只是在门口没走远。
“果然被拒绝了啊···”嘉文右手扶额,“亏我昨天还把那个动作练习了那么多次。”
“别灰心,嘉文,老赵有办法。”盖伦拍拍嘉文的背。
“什么办法,快告诉我!”嘉文连忙抓住了赵信的肩膀使劲摇晃,若不是怕里面人听见肯定都大吼了。
“别摇,你进去后······”
······
阿卡丽和阿狸都对菲奥娜竖起了大拇指,孙悟空也是一直在笑,只是叶悠,脸色难看,低着头,责怪自己无用。
见叶悠这副模样,菲奥娜想过去说些什么,可嘉文马上走进来了。
“菲奥娜,今天,不由得你不答应。”露着凶狠的眼神,嘉文道。
这句话不仅惹恼了阿卡丽等人,更是激怒了菲奥娜,而叶悠,还是躲在一边,紧紧攥着拳。
“殿下此话何意?”菲奥娜这次的语气也没了之前的尊敬。
“哼,菲奥娜,之前你爹对我父王承诺过,只要我想要你,随时都能来拿。”一如既往居高临下的语气,只是让在场的人都听得难受。
“没证据别胡说!”听见嘉文扯出父亲,菲奥娜再也忍不去下,言语里也没了敬语。
“我就是证据。”赵信走到了菲奥娜近前,皱着他的川字眉,冰冷地道,“我在国王身旁时亲耳所闻,你是怀疑我,还是要我找来你父亲或者国王来作证?”
“你们···”菲奥娜退了一步,紧紧咬着牙关,却无言以对。
盖伦在后面,总觉得做得有些过了···不过,赵信说的也不是假话,而且为了嘉文,自己什么事都能做。
“菲奥娜小姐,要我带你去牢房里问问你父亲吗?”盖伦咄咄相逼。
如果真的是父亲的话···自己的确要听,可是,并不想嫁给嘉文,要去见见父亲吗?
菲奥娜回头,望向叶悠,叶悠也看向这里,两人四目相对,却没了之前的幸福感。
叶悠松开了一直都紧紧攥着的手···
菲奥娜,你是我的恩人,是我的姐姐,是我的依靠,是我的剑,你为了我做了那么多,而我叶悠,今天难道就要看着你在我面前被人抢走吗?
······
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你对我的情,我全铭刻在心底,与你的故事,虽不算轰轰烈烈,但也是如此惹人百般追寻。
······
其实早就想和你不顾一切地结合,但是自卑心在作祟,我一直认为,我配不上你,你对我的宠爱,我当成是上天给我的福气。
······
也许,只有拥有和你相配的地位,相配的气质,相配的身高和力量,我才会有自信说出那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
可我只是个没用的小子,我能做到的只是尽量分担你的烦闷苦乐,感受你的一颦一笑,嘴上响亮地说着:“我是姐姐的剑鞘,要永远陪在你身边。”
······
说到,要做到的吧···
······
一步步,走上前。
我的确没用,但至少,我要为了喜欢的女孩子,竭尽所能地··

“她是我的人,再不走,就把你们打出去。”

 

第三十六章

来没有人敢在德玛西亚皇子面前说这个话,叶悠的发言显然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不光阿卡丽等人在心里叫好,边上伺候的克拉克和女仆们也是出了一口气。
而菲奥娜,美美地笑了,并牵住走上前来的叶悠。
三人被气坏了,“就凭你?”嘉文的语气,带着轻微的嘲讽,他不觉得眼前这个口出狂言的小子有资本和他竞争。
叶悠,赵信和盖伦之前是见过的,当时只觉得是个人畜无害的弱气小子,却想不到在嘉文面前还敢如此如此狂妄。
“你要不要试试?”面对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嘉文,叶悠丝毫不退让,第一次的,将菲奥娜护在身后,一副“天塌下来我担着”的表情。
除了父亲,还从来没有男生在面前保护过自己呢···一贯强势独立的菲奥娜,此刻却觉得,这种感觉非但不差,相反,舒适到爆。
好帅哦~阿狸在心中称赞,这种话剧里才看得见的事情居然发生在了身边,而且主角是自己的学生。
“菲奥娜,难道你不答应我就是因为这小子?”嘉文不去看叶悠,直直地问菲奥娜。
“是又怎么样?”菲奥娜没有一丝犹豫地回答。
咬咬牙,嘉文问叶悠:“你是谁?什么身份?”
“这样吧,嘉文,我和你单挑,输了你就永远别来骚扰菲奥娜,如果我输了,随你处置。”叶悠没有回答嘉文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提出了条件。
这番话又一次吓坏了众人,最紧张的莫过于菲奥娜,叶悠有几斤几两她最清楚,虽然体内存储这大量魔力,可是根本用不出来,论魔法程度,只是个有天赋的初学者,身体方面与普通人无异,不出意外嘉文要打倒他是几秒钟的事情。但是想想上次与阿卡丽交战时叶悠的表现,却又好像能放下心来。
三番两次丢失颜面,嘉文总算有些沉不住气:“连名字都不敢说的人没资格挑战我。”
“叶悠。”
正视着叶悠,映入眼球的只是张弱气小白脸,却不知哪里来的挑战德玛西亚皇子的勇气,而且菲奥娜和他似乎真有些关系,“好,叶悠,本皇子接受你的挑战,三日后在剧院,我就当着国民和联盟里的所有人面打败你,之后你就别再打扰我和菲奥娜的婚事。”之所以不立即开打,是因为嘉文看不透叶悠的实力,他就像块绝缘板,怎么看都看不见里面的货,而且后面的孙悟空阿狸阿卡丽没一个是他德玛西亚的人,听说瑞雯也住在这,打起来还不知道这些人会是什么反应呢。
“说话算话,你可以回去了。”叶悠道。
“菲奥娜,我真没想到,你这样完美的人,家中竟然会有一个这么没教养的小子,三日后,我不会留手的。”
“哼,”嘉文一挥手,带领着部下走出屋子。
叶悠甚至连呼吸都忘记,一直注视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才放松了身子,软软地坐在地上。
真不敢相信···刚刚和德玛西亚皇子那个高富帅对峙的是自己···
某种意义上刚刚叶悠和嘉文有些像,在人前无比强势,一旦在亲密的人面前放下警戒,就原形毕露了。
“悠~”菲奥娜用无比小女人的声线轻唤着叶悠的名字,并半跪着从后面抱住了他,“人家什么时候就是你的人了?”说着,用嗔怪的眼神攻击。
被菲奥娜这个撩人的动作吸引,叶悠一时忘了紧张,“我···我着急就乱说了···姐姐别怪我。”
“不怪不怪,悠今天帅呆了~摸摸头。”完全不在意周围众人的目光,菲奥娜像哄小孩似地与叶悠对话。
“真是的,别在人前秀恩爱啊。”孙悟空一挠头回了房间,“小子我看好你啊~要加油。”
“这倒是次不错的测验。”阿卡丽的食指抵着下巴,似是在思考的样子。
“徒弟你要加油,给老师涨脸面啊!”阿狸比所有人显得都兴奋。
而楼道上的瑞雯,却是在担心:嘉文说过不会留手了,叶悠这点本事是不可能在正常状态下赢的,要依靠那些不稳定的力量吗?
“来,悠~姐姐有话要和你一个人说。”学着瑞雯昨天的样子,用公主抱抱起了叶悠,叶悠轻微挣扎了一下,但还是在众人的围观下,脸红着被菲奥娜抱走了。
主人长大了啊,想我年轻的时候,主人还是那样的小不点···一旁的克拉克大叔开始感叹人生,不过没人注意他。
······
和菲奥娜回到了房间,两人坐在沙发上,却没有开始说话。
本来已经在暧昧了,只是碍于叶悠之前的心理,没能捅破那层窗户纸,今天叶悠说菲奥娜是他的人,怎能不让菲奥娜小鹿乱撞。
“我很开心,”好一会儿,菲奥娜开口,“不过,你打算怎么赢嘉文。”果然,还是很在意这件事。
叶悠摆出一个“你安心吧”的微笑,“很容易,只要像上次一样想办法激发一些身体里的魔力,打败他太简单了。”说的轻松,其实当时叶悠就是脑子发热冲上去,哪里有什么对策,所幸嘉文给了他三天,让他好好准备,知道自己底子的叶悠想到这,额角渗出了冷汗。
“会那么简单吗?”菲奥娜不放心,“阿卡丽说你根本就不能好好控制它们。”
“我···我当时很想帮姐姐,所以没好好想···对不起。”叶悠道出了真话。
“果然···”叹了一口气,菲奥娜皱紧了眉头,“还是别去了吧,你的安危要紧,这婚事我能推掉。”
“不!”叶悠立马否决,“说到的话要做到,而且这是为了你···”
环住了叶悠的脖颈,菲奥娜倒在他怀里:“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可是绝不能让你冒险,姐姐不想让你受到一点伤害,更何况去做这么危险的事。”
叶悠好想就这么听她的话,然后与之缠绵,可是,唯有这件事不会妥协的:“你不用说了,姐姐,我一定会去的。”
菲奥娜轻轻地拍打叶悠的胸膛,责怪道:“你···你怎么就不知道我的用心呢。”
“大不了到时候打不过认输就是了,嘉文的条件是我输了不能打扰他,总之姐姐绝对不要答应啊。”叶悠也不想死,打不过认输这一点还是做得到的。
“废话,我答应了你怎么办?”身体向前一倾,叶悠被菲奥娜压在身下。
两人对视,周围的空气似乎火热起来。
“悠,如果这次你赢了,我们结婚吧。”

黄冈癫疯病原因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