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自然地理 >

瓦洛兰的光 25

时间:2019-10-29 16:00:45
瓦洛兰的光 25

第二十五章  又是一夜

大叔,那伙人还经常来么?嘉文和法朗士大叔来到了圈养羊的地方。

偶尔来一次,每次牛羊长膘的时候他们就会来。法朗士大叔摸着一头羊,羊也亲昵地蹭着法朗士大叔,简直就和家猫粘人时一样。

那群人也太可恶了!嘉文咬牙切齿:简直就是强盗!

可也没有办法,起码能一直待在这草原上不是吗?法朗士大叔显得有些落寞:所以你们还是多吃些,别尽给他们吃了。

法朗士大叔一遍一遍地摸着羊的头,嘉文也把手伸过去,轻轻地抚摸一下,一开始羊有些抵触,没过多久就恢复了正常。

羊为什么能够这么轻易地对人解除戒备?我居然要吃这只天真的羊?嘉文情不自禁地同情起这只羊起来。

大叔,要不别杀这只羊了。嘉文一边抚摸着小羊一边说着。

你在同情它吗?它可真是幸运。法朗士大叔看着嘉文:可是它最后还是会堕入死亡。

我们也一样不是吗?可是我们努力活着。嘉文回答道。

既然如此,那就听你的吧。法朗士大叔提起身边的生锈的刀,站了起来:你可真是幸运,小家伙。

嘉文也站了起来。

走吧,还有些粗粮,希望你们吃的惯。

多谢大叔的款待!

法朗士大叔和嘉文一并回到里头,盖伦几个看着他俩,感到诧异,

这么快?

不,只是你的这位兄弟太善良了。法朗士大叔走向一边,拿出一盘饼,端了过来:只能委屈你们了。

不委屈。盖伦拿起一块饼:挺香的。

又是饼呐。小凯显得有些不高心。

还有羊奶。盖伦把羊奶端到小凯面前,示意他闭上嘴。小凯也乖乖喝着奶,就是样子有些奇怪,叶子都泡在羊奶里了。

这奶有股草的味道。癫痫大发作怎么治疗

那是你叶子的味道!盖伦看着小凯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啊?

我去帮你拿个盘子,这样喝起来方便些。法朗士大叔说着拿来了一个盘子,把羊奶倒在木盘子里。

真好喝。小凯发自真心地说道。

不要客气,羊奶还有很多。法朗士大叔显得那么和蔼可亲。

多谢款待,我们也没有什么能够帮到忙的。

是我招待不周啊,我的手艺和老婆差太多了。法朗士大叔唏嘘着。

真是一个坚强可靠的男人,盖伦又一次在心里暗暗称赞。

几人一直畅谈到深夜才困意袭来,各自休息去了。

不像帐篷,这顶帽子的避光性可强太多了,盖伦几人睡得很踏实。

菲奥娜是第一个醒来的,虽然这身衣服穿着有些别扭,不过的确暖和。菲奥娜望着身边呼呼大睡的小凯,不由得在心里一笑,小心翼翼地跨过小凯,走过盖伦边上的时候,望了盖伦一眼,盖伦侧着身子,看来睡得很踏实。不知道还能有几个这样踏实的觉了,菲奥娜有点儿伤感地想着。

走出帽子,阳光一下子扑面而来,但是很温柔,这是清晨特有的,眼睛一下子就适应了。踏在青草上,的的确确有一种置身天堂的感觉,咩咩叫的羊群居然也给人一种朦胧亲近的感觉。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px">不知法朗士大叔是什么起的,一个人正在挤奶,那只羊咩咩地叫唤,一点儿都不害怕。

这么早就起来啦,怎么不再睡会儿?法朗士大叔不知怎么发现菲奥娜的。

哦,醒了就睡不着了。菲奥娜平淡地回答道。

想睡终究能睡着的,能安稳地睡一觉是多么奢侈呐。法朗士大叔快挤半桶奶了:小伙子们还在睡觉?

没错。

男人有时候就是太粗糙,所以才需要女人呐。法朗士意味深长地对菲奥娜说。

恩?菲奥娜感到不解。

法朗士大叔提着桶,拍了拍羊儿的屁股,羊咩地叫了一声然后跑开了,法朗士大叔走到菲奥娜边上,

你喜欢那个叫盖伦的小伙子吧。法朗士大叔压低声音。

菲奥娜颤抖一下,惊诧地看着法朗士大叔,

什么?

看来我猜对了,我法朗士看人的本领还是不减当年呐。大叔得意洋洋,胡子都扬了起来。

菲奥娜一声不吭,眼珠子乱转,找不到目标。

不用慌张,姑娘。法朗士大叔退后一些:盖伦是个好小伙,你也是个好姑娘,这我从你们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都很漂亮,你们都是幸运的。

法朗士大叔顿了顿:不过,时间会改变很多,有些东西一去就不复返了,姑娘?

啊?菲奥娜终于敢正视法朗士大叔了,就像正视自己的内心一样。

祝你们好运。法朗士大叔有些惆怅,恐怕是想到了自己的妻儿了:饿了吗?进来吃点东西吧。

菲奥娜愣了一会儿,慢吞吞地走回去,天堂还是天堂,只是换了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治疗靠谱一种味道。就像往羊奶里加了糖,或许……

小伙子们,起床咯!法朗士洪亮的声音比公鸡可管用多了。

啊呀,法朗士大叔!嘉文抱怨着:我和拉克丝聊得正开心哩。

那可真是抱歉了,不过梦终究是梦呐。法朗士发出爽朗的笑声,嘉文也跟着笑了起来。

如果你还想活命的话,最好还是闭上嘴。菲奥娜警告嘉文,嘉文看了一眼旁边的盖伦,识趣地闭上了嘴,盖伦也没和嘉文计较。

那盖伦梦见了什么?法朗士大叔问盖伦。

我,我忘记了,想不起来了。盖伦用手拍着脑袋,显得很吃力,不过盖伦感觉他做了一个噩梦,心力交瘁。

我也经常忘记做什么梦,如果能和他们在梦里聚聚也好。法朗士大叔感慨。

几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他们对此毫无经验可言。

啊呜~小凯醒了,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画了一个大大的圈,头顶的叶子也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耷拉着:你们怎么都醒了。

呵呵~几个人都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菲奥娜也浅浅地一笑,不过盖伦注意到了。

去外头洗把脸就来吃早饭吧。法朗士大叔像跟孩子说话一样吩咐道。

几个人懒懒散散地出去,法朗士大叔看着眼前的一幕,心底里涌上一股许久未尝的甜蜜。

真怀念呐,还是这么美好。法朗士大叔唏嘘道。

早饭是不规则柱状的类似糕点的东西,法朗士大叔称之为糌粑,盖伦几人有点吃不惯,但是吃了不少。

吃完了早饭,再闲扯几句,就到了分别的时间了。盖伦又重新换上了他的盔甲,菲奥娜和嘉文把盔甲留在了大叔那儿。

一定要穿着盔甲上路?法朗士大叔提醒盖伦。

这件盔甲对我很重要,我不想离开它。

那好吧。

   盖伦他们牵着马,跟着法朗士大叔和他的羊走了一段。

你们往这个方向走,应该能安全到弗雷尔卓德,那群人通常会选择另一条道。法朗士大叔最后叮嘱盖伦三人。

大叔,真是麻烦你了。

客气什么,你们给我解闷了呢。

再见了,大叔。

一路顺风。

法朗士大叔在挥手告别中渐行渐远。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