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频道 >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9

时间:2019-10-29 19:23:29
有人骂我大锐雯,我揍了黑社会 19

到了晚上十一二点的时候,美妇校长才回来。
她好像很累的样子,看到我的房里灯还亮着就走了过来。
“还不睡呢,很晚了?”美妇校长今天是穿着很朴素的白领装,但是遮掩不住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
“阿姨,我想和您说个事。”我关了电脑对她说。

“嗯?”美妇校长眉宇之间都是疲惫,一个女人管理这么大的学校,也一定很辛苦吧。

我把想要回去的事给她说了,美妇校长也是很痛快的答应了,但是说马上要期末考试了,中午给娜娜的补课一定要来,我自然也想见娜娜,所以没理由拒绝。
道谢之后,美妇校长就过去休息了,还说让我经常来她家玩。
毕竟这几天在她家住着,心里确实特别的感谢,这段时间她和娜娜对我的照顾,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心里突然就要离开了,也是感觉到很不是滋味。

算了,不多想了,以后的日子还得好好过,我说服自己,然后果断上床,睡觉!

第二天,起床要上课的时候,我专门摸了一下娜娜的小额头,发现温度下降了许多,不像昨天那么高的温度了,但是还是看着娜娜把药吃了,我洛阳可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才放心。
因为每天早晨和娜娜都是起床比较早的,所以到班级的时候,还没有几个人,小黄毛还没到,但是之前给王萧带信的那个同学来了。
看到我进了班,他也是来到我桌子边说的:“七哥,昨天你逃课被班主任知道了,好像挺生气的,您看……”

看来他也是知道了昨天王萧和我们打,然后输了的事,和我说话的态度挺好的,而且像平时,这种事是没人来告诉我的。

“嗯,知道了,谢谢你呢。”我也是冲他友好的说,我就是这样,别人敬我一尺,我还别人一丈。
“额,没事没事的,不用谢。”他反而有些受宠若惊,不过,看上去他也是一个很老实的学生,也许,他这种普通学生在王萧这所谓的高一老大那里,连个小弟都算不上吧。
在他眼里,王萧是那种特别牛逼的人物,他只是一个跑腿的,能和王萧老大攀上关系,他显然是十分的开心。

我笑着看着他走了,然后开始想,居然被班主任知道了,而且惹班主任生气了,以前我一直是个乖学生的,也从来没有因为什么不好的事情被老师叫到过办公室,待会要不主动去找他吧。

我们班的班主任姓王,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的样子,可能是因为正在精力最旺盛的时候,十分敬业的,每天早晨很早的就会来到班级门口抓迟到的,往往每次都能抓住几个。
被抓住的学生自然是倒霉,往往会在班级门口被罚站,一般都是罚站到早读下了,他一直希望这样能够让那些迟到的学生能够早点到校,但是……貌似是没什么成果,该迟到的还是每天迟到。
不多时,我班里已经来的人差不多了,班主任也来了,站在班门口,看着时间,就在掐那个时刻。

现在大概四五个人还没到吧,其中就包括小黄毛,他也是来我班之后,绝大多数抓到的人里都有的角色,以前就经常看到他和他的那些难兄难弟站在班门口,冲着我挤眉弄眼的。

心里没怎么犹豫,看到班主任站在班门口了,我就站了起来,向他走去。
他看到我,也是想起来昨天我逃课了,想了一下,让我和他去办公室。
我看了下老师的办公室,说实话我对这里并不是很熟悉,高一都快上完了也没进来过几次,办公室的常客有三种人,一种是那种问题生,需要被经常叫到办公室来谈心的。

另一种则是那些班级里的干部,像什么的课代表每次来送个作业什么的,班长,学委那种来和老师探讨班级发展的。

最后一种,则是大家深恶痛绝的,几乎每个班都有,班主任安插在班级里的“奸细”,会经常打打小报告,说这个不好,那个不好的,这种人一般都很隐秘,不会被发现,如果发现了就是班里群体而攻之的对象。
我虽然成绩在年级前几,但是对于那些免费给老师打工的没有一点点兴趣,所以当初竞选班委的时候没有去,之前也不会因为犯错被老师叫到办公室训斥,所以对老师办公室还是很陌生的。

进了办公室,只有我和他两个人,别的老师都还没有到,班主任坐在那,什么话都没说,就是盯着我看,这似乎是所有老师对付学生通用的伎俩吧,先给你心理压力,让你自己受不了了认错。

但是我本来就觉得没多大的错,逃了一两节课而已,而且是不重要的课,又不是补不回来,心里也没什么虚的。
“没想到,我们班的第一名居然也逃课?呵呵,很厉害嘛。”班主任看着我冷笑到。“是不是以为成绩好就无法无天了?”
“老师,没有,我昨天是临时有事。”我不亢不卑的说。

“有事,多大的事,你要记住,你现在是学生,学生的本职工作就是学习,学习才是第一位的,你说你来学校不好好学习,怎么对得起你爹妈辛辛苦苦的供你上学,怎么对得起你自己。”班主任的话开始变得犀利起来,但是也激怒了我。

“我没有妈,而且我会以很优异的成绩回报我的父亲,这点不用您管。”最烦别人提起我的母亲,在我的记忆里,就没有母亲这个词,但是别人提起,无疑是触碰了我的逆鳞。
“昨天的事在我心里就是比学习重要,怎么啦?”我愤怒的说。
“哎哟,脾气还不小嘛,怪不得上次能和金瑞两个人去高二闹事呢。”班主任嘲笑的看着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我知道,他接下来肯定还要说什么。

“下午把家长叫来,和你没什么好说的,我和你父亲谈。”班主任接着说道。
听他的这句话一说,我一下蒙了,没想到,他居然要我叫家长。所有老师通用的方法,叫家长。
在高中时期,因为自己的问题,被老师请家长是相当丢人的事,还有如果请家长的话,那么之前的这几天我不是去外面参加竞赛的事情,也会暴露。

看到我的表情变了,班主任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的笑容。

“老师,不叫家长行么?”我也是老实了,低着头问道。
“嗯郑州去哪家医院能够治疗癫痫病……按理说你这种情况是必须叫家长来一起协商的,不过,你的成绩很好,我也不想为难你,这里还有一个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班主任慢慢的说,但是我总是感觉到自己好像上了他的套一般。
“什么方法?”我问道。

“我前两天刚刚换下一个生活委员,现在这个职位还空着,我觉得你可以试试。”班主任终于露出了他的本来目的。

“嗯……行。”我略微考虑了一下,然后就同意了,反正生活委员不是什么太重要,太忙碌的职位。
“还有,住宿的那些孩子现在挺乱的,学风整体很差,你不是很厉害,很能打么,能够管住他们,你也去住校吧,帮忙管管他们,顺带带一下他们的成绩,住宿费不用你操心。”

“不行。”我果断拒绝到,好几天没在家了,也不知道老爸怎么了治癫痫要花多少钱?,而且我要是住宿了,就剩下老爸一个人单独住着,那绝对不可能!

“不行就叫家长,你看着办。”班主任威胁我到。
我现在看着他的脸,有一种想要一拳打下去的冲动,二十多岁的老师,怎么心机这么重呢,就像个老奸巨猾的狐狸,不过想想,也就是他这种20多岁的年轻小伙,才会有这种以暴制暴的心态来管理学生。
“能有在商量的余地没?”我试着再次问问。

“没有,住校和叫家长,只能选一个。”

“毕竟生活委员的责任之一就是负责同学日常生活的事情。”
“让我在想想吧。”说完我没有等他回话,就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这破老师,尼玛,还有强迫人住校的,心里一阵郁闷。

听见办公室的门响了,班主任也跟了出来,但是我没搭理他,直接走了。到了班的时候,班级里的人几乎全到了。连小黄毛也坐在座位上。

今天,算是我救了大家,没有人被抓住站走廊,都在老师找我谈心的时候进到班级里了。
很无聊的早自习,英语老师坐在上面低头看着什么,然后同学在下面该做什么的做什么,比如小黄毛就趴在桌子上在睡觉。我自然是多看点书,最近差的功课太多了,要期末考试了,也得补上。
高中党特别苦逼,一般早晨来上课的时候,天都还黑着,上完早自习天才蒙蒙发亮。

随着早自习的铃声打了,所有的人吵作了一团,然后大多数人都冲下了教学楼,我们学校是上完早自习有跑操的。

除了少数女生,或者是什么缘故的,大多数人都得参加跑操,我自然也不例外,捅了小黄毛一下,然后示意他到了跑操的时间。
然后和小黄毛走出了班级,出了班门口,居然发现王萧和他的几个哥们在我班门口站着,见我出来了,也是笑着打了个招呼。
“怎么,有事么?”我问他。

“能有啥事啊,这不想七哥你了,来看看你。”王萧大大咧咧的笑道。

“我可不想你,不想和你搞基……”我白了他一眼。
“嘿嘿,七哥,你这样说我可伤心了,虽然知道你有娜娜嫂子,但是也不能不要兄弟啊。”王萧接着瞎白呼到。
“不和你扯淡了,还得跑操呢,你不去?”

“跑啥操啊,走厕所抽烟去,顺带带你去见见一些昨天没来得及的兄弟。”

“老师抓住了怎么办?”早就知道有些人一直都不跑操,然后一般都是在厕所里抽烟,王萧看来就是那种人。
“没事儿,这么多人,老师才不管呢。一般都是让体委代查人数的,你班的体委我给打好招呼了,待会查不到你,别不去啊,兄弟们都等着你呢。”
“好吧,去了。”最怕人打感情牌,王萧既然说好多兄弟就等我呢,昨天说了做他们的大哥,也不能不去。

很多人下楼总是会墨迹一会,学校的人还多,只有两个楼梯,所以现在下楼的地方人山人海的,我们一行人就混到人群中往下走去。

我班在三楼,人多,下的时候几乎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下。刚走了几步,发现人都吓不动了,下面传来了一阵叫骂声。
“怎么了?貌似是发生啥事了。”我看看王萧他们,他们也是一脸的疑惑。
混乱没多久,就没继续堵着,人群中,似乎看到有个小子被一群人拉到2楼的厕所那边了。

“七哥,金瑞,去看看?看见有人打架我就热血澎湃,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王萧笑着看着我和小黄毛。

“反正也闲着,去看看吧。”下到2楼的时候,我们没接着往下走,而是顺着二楼的走廊往男生厕所走去。
走的时候,王萧也是告诉了我,现在拉到二楼厕所的,多半是疯震他们那帮子闹事的,一般在跑操的时候,这些男厕所几乎都是被三大势力的人给占了,而老师们似乎也是默认了这种方式,一般没人在这个时候来检查。
高一教学楼总共四层,四个男厕所,一楼的被王萧他们占了,二楼是疯震他们,三楼则是孙星辰那帮,其实孙星辰和疯震的势力差不多,不过因为孙星辰那小子是体委,所以不能逃,所以没有占地方。

四楼是一些没有参加某个势力的,想要吸烟了去的地方。

王萧没有说,但是我知道,轮起地理位置,无疑是一楼最好的,因为这个时候绝大多数人都是下楼的,你说你二楼三楼的还得跑上去,吸引了不少注意力不说还得爬楼。
这也能看出来,王萧他们在学校高一的势力里面还是占着很大的优势。
我们过去的时候,那小子已经被拉了进去,门口也有几个人,不知道是看热闹的还是放风什么的。

“张敏,疯震在里面?”王萧看到门口的那些人,然后向其中的一个人问到。

“嗯,震哥在里面抽烟呢,萧哥,你怎么来了,呵呵。”那个人看到我们也是笑着问,在他问的时候,我看见人群里有人溜进了厕所,肯定是给疯震他们通风报信去了。
“闲着无聊,看到有人打架了,过来看看。”王萧说。
“没啥事,有个小子不开眼,下楼的时候踩到兄弟了,叫过来教育教育他。”那个叫张敏的轻描淡写的说。

“不介意让我们进去看看吧,这二楼,还真好久没来了。”王萧摸摸鼻子,看着面前的张敏。

“萧哥,你知道,这里面震哥正办事呢,你进去也……”张敏为难的说,毕竟疯震正在打人,然后王萧带着人过来,谁知道是进去干嘛呢。
“操你妈,萧哥想进去你还敢在这BB,滚开。”王萧身边的一个人一把把张敏推开说道。
张敏从他在门口守着而是没进去就能看出来,只不过是疯震的一个很普通的一个小弟而已,他们这些在高一混了一年的人,差不多谁牛逼都能知道,所以看着张敏拦着我们,王萧的兄弟也是一点都不惧他。

而且说实话,我感觉现在疯震他们还真的不敢直接和王萧的势力来硬干,毕竟王萧总体来说还是比他们强一些,这从占着厕所的位置也能看出来。

而且我在没接触这个圈子的时候,也是听说了王萧是高一年级老大,疯震什么的,还真没注意。总之,王萧不怕他们。
为了这个小弟和王萧开干,几乎是不可能的。
那个叫张敏的小弟被一把推开了,也是没多说什么,灰头灰脸的站在旁边,毕竟王萧的影响力在这。

王萧一脚踹开厕所门,发出很大的声响,里面的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回头看着门口。

我也是趁机看了看下里面,只见里面烟气弥漫的,大概有二三十个人,绝大多数都在某个地方站着抽着烟。而厕所最里,我看到一个学生被六七个人围着,一边有人在往他脸上扇着耳光一边问着什么。
那学生的脸已经被打肿了,身上还有着几个脚印。
“哈哈,疯震,好热闹啊,老朋友来了也不欢迎欢迎。”王萧看着里面,大声说道。

然后大家的眼睛都盯到了里面一个身体壮实的小子身上。
那小子穿着校服,但是校服的拉链却是解开着,露出里面紧身的衬衫,胸肌显得格外的硕壮,而且,在他露在外面的肌肉上,横七竖八的纹着什么。
以前我是有见过纹身的,学生也有,但是那些都是偷偷摸摸在看不到的地方,他,绝对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学生还纹身纹着这么嚣张。

他,应该就是和王萧齐名的高一的另一个老大,疯震吧。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