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频道 >

指向你的刀锋 第16发

时间:2019-10-29 20:18:10
指向你的刀锋 第16发

“你这个混蛋!”盖伦的怒火和暴戾再也不受冷静的控制,他挥动着大剑运起斗气冲向这个残杀了他无数弟兄的女恶魔。 
光盾流·致命打击! 
锐雯扭头,看到盖伦在空中高高跃起,大剑高举,下一刻就要斩向自己。 
“铛!” 
盖伦大剑感受到下斩的阻力,这是他第一次在使用致命打击时如此清晰的感受到这个感觉。锐雯右手高举,钩镰剑紧紧抵在大剑的剑身上。 
开什么玩笑!她还是用单手!盖伦双手紧握着大剑,仍然无法下斩,这使他心中涌出一丝恐惧。
断空之舞! 
一道血色光芒从锐雯的右手涌到钩镰剑,钩镰剑身爆发出血色光芒直接将空中的盖伦给震飞。 
盖伦在空中翻了好几个圈之后重重落下。 
疾风斩!锐雯挥剑,一道剧烈的新月形红色剑气朝刚落地无法躲闪的盖伦飞去,不过这一次没有蓄力的瞬发显然比之前那一次的威力小很多。 
光盾流·勇气!盖伦抬起左手,全身的白金色斗气耀眼,接着形成一个盾牌的形状。 
“嚓!”新月剑气接触到盖伦的盾形斗气后向后延伸着消散。 
盖伦再看左手的手臂,金属护臂上出现一道血迹渗出的斩痕,这让他皱起眉头。 
黑暗之跃!锐雯的背后又是亚托克斯挥动蝠翼的红色巨影一闪而逝,只见她如同箭矢一样高高冲起足足有十几米,扬起一片灰尘。 
盖伦咬紧牙齿,感受到无比凛冽的风压卷动着咸腥的空气扑面而来,他抬起头,睁开眼睛。 
在空中的锐雯屈缩钩镰剑,锐利的眼神盯着盖伦,随后伸直钩镰剑,整个人连巨剑一同在空中俯冲了下来,拖着赤红色的光芒。 
很危险!这是盖伦脑海中的第一个反应。 
风压越来越强烈,俯冲摩擦空气的声音也越来越刺耳。 
这个时候万万不能逃跑,那样的话她只要在空中稍微调整角度就可以刺穿我的后背。我要在她比较靠近不能转弯的时候躲开这一招……要把握好时机! 
盖伦的额头上,一颗豆大的汗珠滑落。在这种情急的时刻,他的思路反而更加清晰了,因为稍有差池,就会面临死亡的危险。 
是时候了! 
眼看锐雯离自己只有数米的距离,盖伦运起斗气,久久屈着的双腿猛力踏地,瞬间跳空数米。

“轰隆隆隆隆!” 
锐雯与钩镰剑触地,血红色的震波炸裂,血尘飞扬。只是刺击,却散发出如爆炸一样的可怕威力。战场上所有目击到这一幕的人都看得呆了。 
腥风卷起,尘埃落定。 
锐雯所踏之处已经变成一个大坑,周边龟裂的土地隐隐有微红的血气溢出。 
没有击中。 
锐雯抬起头,血红的眸子看向天空。 
白金色斗气在高空中凝聚。 
光盾流奥义·德玛西亚正义! 
高空中,盖伦双手握剑下插,剑身延伸出的白金色斗气无比清晰,一把巨型大剑虚影由斗气凝聚出来。 
而咋一看就像是盖伦双手握着那把白金光芒闪耀的巨型大剑,此刻那大剑直直的插了下来,目标正是正下方的锐雯。 
锐雯凭这浓厚的斗气就感觉得到,从上方袭来的杀招会有多么可怕的威力。 
但她毫无惧色,缓缓抬起握着钩镰剑的右手。 
鲜血魔炉!右手的符文闪耀,血红色光芒刺眼,钩镰剑变形,迅速依附在锐雯的右手上,化作亚托克斯的钢手铁爪。 
锐雯高举右手铁爪,血色符文闪耀的光芒从钢手指节的缝隙中溢出,魔血之力高涨。 
逆天! 
顷刻间,从锐雯娇小的身躯后浮现出血红色的巨型亚托克斯身影,那庞大的身影做着同锐雯一样的动作,高举右手巨型铁爪虚影,看起来是要硬生生接住盖伦的巨剑虚影。 
蕴含着浓烈杀气的巨型铁爪虚影高抬,蕴含着浓厚斗气的巨型大剑虚影下落。 
鹿死谁手? 
“轰隆隆隆隆!”红黑色光芒与白金色光芒照耀了整个战场。

在刺眼的混色交织光芒之内,远方隐隐约约只能看到一巨剑和一巨手死死抵在一起的轮廓。 
而站的稍微近一些的士兵,冒着随时被爆风吹起铁器残片击中的危险,却能看清了那剧烈冲击内详细的情形。 
“咳呃!”在空中的盖伦满头冷汗,露出无比诧异的神色。 
那巨剑虚影从接触在铁爪虚影的剑锋处开始龟裂,明明是虚影,却出现像实体剑刃一样的物理崩坏效果。 
而且那龟裂,还在扩散、增大。 
“喝啊!”锐雯双眼血芒大盛,她大吼一声,闪耀刺眼红光的右手铁爪猛握。 
巨大的亚托克斯虚影做出同样的动作,钢手铁爪猛然握拳。 
“咔……嘣!”巨剑虚影的剑锋,变成了碎片,盖伦手里的剑,也随之崩裂。 
好不容易凝聚的白金色斗气被下方涌来无比强大的杀气震散了七八成。 
“什么!”盖伦抑制不住情绪的大吼,全身斗气已经开始紊乱。 
光盾流·勇气!从下方传来的杀气冲击波击中了在空中的盖伦,盖伦及时开启盾形斗气,挡住了大部分威力。 
尽管如此,还是将他震的头晕目眩,口鼻还有血丝溢出。 
遮天!锐雯大吼一声,再次张开血丝环绕的铁爪。 
盖伦在空中缓缓下落,在他稍稍模糊的视线中,本是黑色的天空变得一片血红。 
巨大的亚托克斯虚影伸出同样巨大的钢手,高高举起后猛地一巴掌拍向在空中无法受身的盖伦。
该死!盖伦全身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压制着,并且不断加速朝地面落去。 
就像如来只手拍下孙悟空一般,盖伦被巨大的铁爪虚影重重的拍在地面上。 
“嘭!”撼动大地的响声,又是一片血尘飞扬。 
红色虚影消散,地面一个巨大的手型浅坑,而盖伦则躺在这浅坑的中心,全身残破不堪,血流不止。 
“咳咳……”盖伦重重的咳了几声,吐出一大口血,他缓缓坐了起来,大口喘气。 
如果不是及时再次开启盾形斗气,盖伦必死无疑。 
但是,现在的盖伦,也不能说一定活的下来。 
因为,那将他打成重伤的女恶魔,就在他前方十几米的不远处站着,冷冷的看着他。

圆月再次被黑云吞噬,远远的天空传来一声雷响。 
“锐雯……赶快杀了他,他是敌人的将军。”亚托克斯的声音从锐雯的右手响起。 
锐雯就站在那里,没有前进一步的意思。 
“锐雯?”亚托克斯的声音带着疑惑。 
坐在地上的盖伦也诧异,尽管不知道为什么锐雯不前来结果自己,他也明白此刻该干什么,他迅速运起斗气回复自己的体力。 
【“吾将,我没有怪过你。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心无旁骛,走向自己的梦想,那样的你才是最美的。”】 
“亚托克斯,爱德华遗言,是你骗我的吧?”锐雯缓缓低下了头。 
腥风吹拂,此刻的战场上,已经没有德玛西亚士兵敢靠近锐雯了,他们都是远远的看着。 
“为什么这么说?”沉默了一小会,亚托克斯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惊讶。 
“那些必死的伤,全都可以靠鲜血魔井来复原……”锐雯说着语气更加坚定了起来,她盯着右手,眼中闪动着愤怒。“你明明可以救爱德华的,你没有那么做。” 
“确实如此。”亚托克斯并没有隐瞒的意图。“前一句属实,后一句是我自己编造的。” 
“为什么……”锐雯皱起眉头,压抑住心中的颤抖。 
“你比爱德华更具潜质,我想让你变成更加完美的作品。” 
“更为……完美?”锐雯感觉到自己被欺骗了,一股莫名的愤怒涌上心头。 
雷声越来越大了,黑云压的人透不过起来,只有战场上残留的火焰可以照亮血腥的四周。 
“所谓的觉醒条件全是我撒的谎,只因为我早就注意到天赋异禀的你,才一直潜伏于爱德华的身体里。” 
亚托克斯的虚影出现在锐雯面前,他把一切全盘托出,丝毫没有继续隐瞒欺骗的意思。 
他认为,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一切……都是你计算好的?”锐雯看着无边血红的荒野中亚托克斯的虚影,颤抖着声音问道。
“我始终致力于复兴上古暗裔,帮助势力弱小的人,因为他们可以明白力量的价值,帮助潜力强大的人,因为他们可以发挥力量的极致。兴于战而造于战,这是我的任务……” 
“也是我的乐趣。”亚托克斯露出邪恶的笑容。 
“那,”锐雯瞪大了眼睛,似乎想到了很可怕的事情。“德玛西亚军对诺斯守备的侵略……” 
“猜对了,这些全都是以为内我的怂恿。”亚托克斯说着,全身红色血气褪去,缓缓化作另一个姿态。“包括伪装成土匪的决策。” 
隐隐圣光从他身上涌现,蓝肤金盔,红色的蝠翼化作蓝色肉翼,亚托克斯顷刻间从妖异的恶魔化作了威严的天使。

虽然只是虚影,而天使一样的亚托克斯挥动翅膀,还有实实在在的神圣气息缓缓外溢,实在令人难以相信他就是刚才的恶魔。 
“只是用这个姿态显露所谓的‘圣迹’去欺骗愚蠢的德玛西亚人……略施小计而已,呵呵呵。”
亚托克斯嘲笑着说出这句话,让锐雯感到一阵阵胆寒。 
“不必大惊小怪,我们暗裔一族都没有固定之体质,可以化作任意姿态。” 
亚托克斯说着,又是光芒涌动,化作一个毛头小孩, 
光芒再次涌动,又化作一个妙龄少女。 
女性癫痫病background-color:#D4E0EC;" />“但是黑血为我族力量之本源,此身是我的最爱。” 
血气涌聚,红肤黑甲,背展蝠翼的恶魔出现。 
“总而言之,战争结束的时候,世人都认为我是救世的英雄,就连你们诺克萨斯人,也都称我为‘军神’。” 
亚托克斯得意洋洋的说道。 
挑起战争的恶魔,也被世人们当做终结战争的英雄。 
“你……”锐雯眼中闪过厌恶的神色。 
“哼哼哼……强大的力量与无尽的荣誉不正是你所追求的吗……” 
“给我滚出去!”锐雯高举右手,愤怒的大吼。 
面前的虚影消失, 
顷刻间,她的右手铁爪碎裂,从中散发出无数血色涓流,渐渐在她前方组成一个具现化的人形—— 
露出诡异微笑的亚托克斯。 
郑州正规的癫痫医院在哪里style="line-height:23.99px;font-family:宋体;font-size:13.63px;background-color:#D4E0EC;" />锐雯再低头看向右手露出惊异之色,上面的符文仍旧隐隐红光。 
“我已经把魔血之源寄于你的右手中,我由衷期待着你的成长,超越泰达米尔的成长。” 
亚托克斯振翼飞起,化作翻腾的血气消失。 
“哈哈哈哈哈……” 
消失了……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伴随着黑云中阵阵雷鸣,雨滴陆续落在战场上。 
锐雯再转过头,看到本该在浅坑处的盖伦也不知所踪。 
“撤退!”在远远的德玛西亚士兵群中,盖伦的声音响起。 
这场战争,在锐雯表现出的压倒性战力下几乎直接扭转了优劣的形势。而盖伦也知道,先不说持续作战的胜算,诺克萨斯的援军想必很快就要抵达。继续打下去,全军覆没是毫无悬念的。 
“阁下!那个是……”一名士兵惊恐的指向南方,盖伦转头看去。 
蒙蒙细雨中,隐隐约约有大批人马赶到。 而在大批人马最前方清晰可见的,是一名骑马的高大提斧男子。男子与盖伦约莫年纪,或许还要大上一些,他黑发后竖,面带狞笑,一身黑铁盔甲被雨水洗的埕亮,猩红披风飞扬。 
德莱厄斯……盖伦看到宿敌的出现,咬紧了牙齿。 
“哈!”德莱厄斯大笑一声,策马接近一名因腿伤而落单的德玛西亚士兵。他反斧一勾,斧背的利钩轻易贯穿那士兵的后背,然后高高的提了起来。 
“救我!救我……”士兵的脸因痛苦而扭曲。 
德莱厄斯轻蔑的看了那倒霉鬼一眼,甩手往前一挥。 
“唰!”士兵的胸腹被开了一个大大的口子,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散落一地。 
德莱厄斯胯下的覆甲黑马喘着粗气继续奔跑,铁蹄踏过尸体的内脏和血浆,染成红色。眼开策马追敌的德莱厄斯就要赶上撤退部队的尾巴。 
“让我享受一下吧!”德莱厄斯眼中闪过一道凶光,锐利的眼睛看向最后排掩护撤退的士兵们。
后排已经跑不掉的士兵们转

过头来,惊恐的看到德莱厄斯抬脚踏在马鞍上,带动着一道肉眼可见的血红色杀气一跃而起。 
诺克萨斯断头台!

“劈啪!”伴随着阴沉天空中一声雷鸣,一道血红色凶光垂直从天而降。 
“铛!”金铁相交巨响。 
盖伦在这一瞬间冲了过来,提剑为后排士兵挡住了这致命的一斩。但是盖伦此刻一点儿也不轻松,他的体力早在刚才消耗过半,此刻格挡巨斧的大剑和他全身的骨骼都在咯咯作响。 
“盖伦,你可真狼狈啊。”德莱厄斯看着被自己的巨斧压在下面的男人,嘴角上扬。 
“德莱厄斯!”虽然体力不止,但是盖伦坚定的眼神依旧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就在盖伦的巨剑出现裂缝的时候,德莱厄斯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收回巨斧。 
“上面给我的命令是击退敌军,并不是斩尽杀绝。”德莱厄斯缓缓说道。“所以……” 
盖伦驻着剑,使自己不至于倒下,双眼死死盯着德莱厄斯。 
“我期待着下一次能与巅峰时期的你一决高下。”又是一声雷鸣,血红的披风飞舞,德莱厄斯转身。 
武汉哪地方治羊羔疯;background-color:#D4E0EC;" />没有一个德玛西亚士兵敢于突袭他的后背,那样做无疑是放弃唯一的退路,还有活路。 
“我们走吧。”盖伦在部下的搀扶下,开始指挥撤退工作。 
弟兄们……对不起。 
看着战场上一片凄凉的景象,这个高大的德玛西亚汉子在心中滴血。 
“小心点……” 
“哎哟我的手!” 
“把我的脚也带上……” 
“……” 
德玛西亚士兵们缓缓后退,有的是被抬回去的。紧张而痛苦的神情充斥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

雨水哗啦啦的从乌云中洒落下来。 
德莱厄斯拉动缰绳,看向独自一人站在废墟上的锐雯。 
只身击退敌军,并且重创盖伦的,就是那个少女吗? 
“有意思。”德莱厄斯狞笑。 
而锐雯依旧站立在废墟中,神色恍惚。 
“锐雯!”不知道是谁开的头,高声喊出了锐雯的名字。 
这让她的心头一阵颤抖。 
“锐雯!”“锐雯!”“锐雯!”“……” 
接着,越来越多的诺斯守备士兵们纷纷高声欢呼锐雯的名字。 
可锐雯皱起的眉头却没有纾解,士兵们的欢呼在她听起来如此刺耳。 
终于,德玛西亚士兵们全部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战争结束了。 
锐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昂起头,任由雨水拍打在自己的脸上,再顺着颈子流到玻璃珠上,玻璃珠上的雨珠眼泪一样的晶莹。 
我不是英雄…… 
雨水越来越大,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冲刷鲜血沉积的大地。 
我是…… 
雨水也无法冲刷掉锐雯右手上隐隐红光的符文。 
恶魔。

伪装攻坚战,德玛西亚军方机密名单显示: 
【出战者:4032人; 
死亡:1223人; 
重伤:768人; 
轻伤未统计。 
攻坚作战:失败。 
上述行动并未以任何形式公开。】

突袭遭遇战,诺克萨斯军方机密名单显示: 
【守备士兵:1103人; 
死亡:423人; 
重伤:349人; 
轻伤未统计。 
3级损失; 
特别记功:铁血军校32届实习生——锐雯。 
认证者:诺斯守备大统领布莱特及其守备存活士兵全体。】

三天之后,诺克萨斯城邦内。 
“妈,放心,我只是出去走走,很快就回来的。”锐雯说着关上了木门,走到了象牙区的大街上。 
今天是个好天气,晴朗少云。 
经过三天时间的缓冲,锐雯努力让自己暂时淡忘前几天令人窒息的血腥经历。 
此刻的她,卸去了往日的轻铠,只穿着一身浅绿色的兜帽卫衣,看起来十分清新靓丽。玻璃珠吊坠在她的颈前的卫衣处晃动,闪闪微光。 
踏在花岗岩街道上,锐雯感到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郑州癫痫病的最新治疗药品-size:13.63px;background-color:#D4E0EC;" />一路走过的景物,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她足足有六年没有回到诺克萨斯了,心中不禁涌起复杂的情感。 
注意到了大街上男性异样的眼光,锐雯慌忙把兜帽带上,向着贫民区加快了脚步。 
走到象牙大道的尽头,越过护城河的木桥,走到了贫民区的境内。不一会,锐雯站在了六年前泰隆所住的小房子前。 
她闪过门缝,发现原本的熟悉的小房子里住进了陌生的流浪汉。 
锐雯摇了摇头,转身看向远远的杂物堆群。 
杂物堆群又恢复了六年前爆炸之前的规模,这里每过一个月就会有新的杂物补充。但是她想要找的人,已经到处不见了身影。 
锐雯心中一阵阵波澜,她抬起右手抚摸玻璃珠。 
“你是锐雯……大姐吗?” 
锐雯转头,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光头少年。 
“哇!真的是啊!”少年兴奋大叫,他看到了与六年前相似的可爱面孔,还有帽檐下蓬松的白色刘海。 
“格里夫?”锐雯自然而然的从记忆里拼凑出六年前光着头流鼻涕的小鬼。 
“是啊是我啊!锐雯大姐你还记得我啊!”光头少年满脸惊喜。 
“嗯,当然了。”锐雯微笑。 
“格里夫你在干什么呢?” 
走过来两个个穿着邋遢的贫民区少年。 
“喂!你们快过来,是锐雯大姐!” 
“噢!锐雯大姐!”“哇哦……骗人吧!” 
护目镜少年,束发少年纷纷带着的惊讶表情 
乔治,莱斯利…… 
锐雯看向那两张有点熟悉的面孔,心中浮现出这几个名字。

片刻后,六年前锐雯经常带孩子们训练的地方。 
“阿刀?那小子在六年前大爆炸之后,就没在贫民区出现过了,”束发少年挠了挠头发说道。“他的爷爷和妹妹似乎都死了,他也不知道去了哪。” 
“是吗……”锐雯露出担忧的表情。“六年前我离开后他就不见了吗……” 
“啊,等等等!那个叫‘刀锋小子’的,应该就是他啊!”光头少年拍了一下光头叫道。 
“刀锋小子?”锐雯挑眉。 
“我听大人们说过,”光头少年回答道。“这个名号在赏金界很有名的,那个叫‘刀锋小子’的男孩曾是很多诺克萨斯刺客行会的目标。” 
刀锋小子……和他倒是蛮像的。锐雯默默的想着。 
“不过‘刀锋小子’,也死了啊。”束发少年皱眉说道。“大概在四年前的时候。” 
“死……了?”锐雯感到心中一阵阵颤抖。 
“应该是被杀了……”护目镜少年漫不经心的说道。“很多刺客想杀‘刀锋小子’的,他的人头赏金相当的高。” 
“白痴!”光头少年猛地拍了一下护目镜少年的脑袋,低声的吼道。“看不出锐雯大姐担心他吗?” 
“你干什么啊!”护目镜少年揉了揉被拍的生疼的头。“虽然他妹妹很可爱,但我不喜欢他……” 
“我知道!” 
听到这些的锐雯,身形有点摇晃。 
“锐雯大姐,你要去哪?” 
“我……”锐雯回头说道。“我要回去了……” 
“你什么时候还会回来啊?” 
“不知道呢……”锐雯笑了笑说道。“我起码得再服六年兵役,你们到时候别长的让我认不出来就行。” 
“为了大姐这一句话,我格里夫六年内就不留头发了!”光头少年认真的说道。 
“哈哈哈……” 
“你省省吧!” 
旁边的两个少年都笑了起来,这句话也逗笑了锐雯。 
“那么,再见了。” 
告别了三个少年,锐雯朝着象牙区走去。 

片刻后,喧闹的象牙区街道上人头攒动,但是锐雯却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可惜啊,没有见到他…… 
锐雯走在街道上,心中一阵阵恍惚。 
他真的死了吗? 
锐雯站住了脚步,拼命摇了摇头。 
他一定会没事的! 
这时,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从锐雯身旁跑过,但是还在想事情的锐雯没有察觉到那黑衣男人紧张愤怒的表情。 
“女的似乎有点害羞呢!” 
“现在的年轻人哟……” 
“……” 
前方嘈杂围观的人群也吸引到了锐雯的注意力。虽说她不喜欢凑热闹,但是围观的人群正挤在她回家的路上,无可避免。 
突然,锐雯瞪大了眼睛。 
一个穿着蓝色兜帽卫衣的少年迅速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掠过锐雯,径直的跑去,看样子是要追逐刚才的黑衣男人。 
轻轻的碰撞,锐雯颈前的玻璃珠晃动。 
没看清他的脸…… 
锐雯心中不知为何一阵悸动,她缓缓转过头,已经看不到蓝色兜帽少年的身影了。 
“哎!这是干什么啊!” 
“那男的怎么能这么做啊!多么可爱的一个妹子。” 
“……” 
人群的嘈杂声还在继续,锐雯迟疑了一会,走了过去。 
一个服饰华丽、相貌可爱的金发少女柔弱的坐在地上,脸上仍有泪痕,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意。 
“你没事吧?”锐雯踏前一步,伸出右手。 
“本小姐的事,不用你管!”金发少女甩开锐雯的手,站了起来。 
锐雯愕然,看着金发少女气鼓鼓的走掉了。 
周围突然又想起一片惊呼声,锐雯扭头,看见一个穿着猫女装扮的红发少女翻上屋顶。 
怪人……好多啊…… 
锐雯扶着额头想道。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