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吃信息 >

指向你的刀锋 79

时间:2019-10-29 14:51:12
指向你的刀锋 79

  改正错误……重新拥抱荣耀……
  这两个词重重的在盖伦脑中响彻,他不自觉的缓缓点头,仿佛这样就能获得父亲的认同一般。就像十几年以来他一直听从父亲的吩咐所做到的一般。
  “威斯克。”马库斯侧首呼喊道。
  “克洛嘉德阁下,您叫我?”另外一个人影从远处缓缓靠近。
  “是时候了。”马库斯转过头看,正视着微微颤抖、并且试图使身体恢复正常的盖伦。
  “嗯。”威斯克点头。
  “盖伦,能够帮助你追回一切的东西,就在这儿。”马库斯安慰的拍了拍盖伦的肩膀,随着盖伦抬起头来,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指向一个木箱。
  一个立在他身后的巨大木箱。
  盖伦之前并没有太过于在意,但奇怪的是仿佛那个箱子由始至终就一直在那里一般,它就那么立在那儿,完全没有任何突兀的地方。
  威斯克抽动木箱的箱板,木箱在顷刻间化作数段缓缓倒下。
  而此刻,盖伦满脸惊愕的看到了木箱里所藏的事物,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心跳又猛然加速了起来。

  卡特琳娜!!!
  跪在那里、全身被绳索捆绑的红发少女失去了以往的神采,她的长长红发枯燥凌乱,她一身黑衣破烂不堪,她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上、甚至脸上都有着严刑逼供的伤痕。
  但她漂亮的眼睛里仍然是不屈和坚定,宛如盖伦第一次在战场上见到她时一样。
  “盖…伦?”略微虚弱的诧异声,她朝这边看了一眼,她的表情立刻转变成了憎恨和厌恶,漂亮的脸蛋因血污和愤怒而扭曲。
  这个表情与他在她脸上留下伤疤那时一样。
  看着卡特看向自己的眼神,盖伦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同时还带着一阵阵微微的诧异。
  “她在行刺之后被你亲手捕获,而现在,作为无畏先锋将军的你有充分的理由亲手对她行刑……无论是作为军队楷模,还是嘉文王子的好友。”
黑龙江哪里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被我亲手捕获?
  “你亲手抓到了她,多少也算是为之前的过失做了一点小小的补偿。”
  是我?
  就是你!!!卡特琳娜愤恨的眼神似乎是要像盖伦提醒这一切,她费力的挣动着身上的绳索,仿佛她只要能恢复行动,就会立刻杀掉盖伦一般。

  马库斯再次拍动盖伦的肩膀,轻轻说道:“举起你的剑,杀了她,然后给德玛西亚一个交待,证明你自己的信念。”
  盖伦低头,看到国王陛下赠予自己的暴风大剑正稳稳的插在地板上,只要自己稍稍伸手,就能把它拔出来。
  不……
  “唰啦啦!!!”
  四周的黑色帘布应声褪落,盖伦没有不把大剑拔出来,而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原来这里是德玛西亚市中心的木制高台,盖伦现在才明白这是一场行刑。
  帘布褪下之后,盖伦看到了德玛西亚街道上成行成列的人们相互拥挤着看向这边,他们纷纷朝这里投来狂热的目光,十分关注着接下来的发展。他们的拥簇的身影前排满了守卫秩序的卫兵,看起来若不是有卫兵的阻挡,情绪激动的他们很快就要涌上木台似的。
  而在高台的正前方,更有宫廷护卫们紧紧围着的阶梯高座,那儿正是观看行刑的最佳地点。德玛西亚的国王,满脸严肃的嘉文三世坐在高座上;而德邦皇室的总管,面无表情的赵信背握着长枪站在他座椅旁。

  “为嘉文王子报仇!!杀了她!!!”突然,人群中有人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喊道。
  “杀了她!!!”没有卫兵喝止住他的喊叫,另有其他人也接着喊道。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越来越多的人高声呼喊着,最终形成了一致的口号。
郑州诊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听着群众们的呼声,头皮发麻的盖伦用不断颤抖的手把大剑拔了出来。
  他从来不知道,暴风大剑原来是如此沉重的。
  可是……
  拔出来之后呢?
  他转头看向卡特,眼中满是犹豫和不忍。
  “动手吧,德邦人民已经为这一刻等待很久了。我也是。”马库斯掏出金丝怀表看了一眼,然后稍微走开了两步,他想把这个舞台留给行刑者和罪犯两个人。
  动手吧……沉重的声音在盖伦心中回荡。
  我……
  动手吧……
  我做不到!!!
  他的牙齿咬的咯咯响,他的手更加剧烈的颤抖着,连着他的大剑。

  “德玛西亚的伪善者,揭掉虚伪的面具吧……”卡特冷笑了两声,勉强用着虚弱声音说话的她,似乎是要耗尽最后一丝怒火一样,“你只不过想在手染鲜血时,拥有着更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已,你的内在和你所憎恶的人无异。”
  “你误会我了……”盖伦的内心里泥泞不堪,他不禁伸出左手,似乎是要挽回什么一般。
  “盖伦……你如此软弱,你甚至无法正视自己的内心。”卡特闭上眼睛,继续低声说道,“我知道我死定了,但是我死的时候是以伟大的杜克卡奥成员而死,我可以问心无愧的说,我为杜克卡奥以及诺克萨斯付出了一切。”
  “而你呢?”
  她突然睁开眼睛,狰狞的瞪着盖伦,用着几乎嘶哑的声音喊道。
  “你可以问心无愧的为克洛嘉德和德玛西亚付出一切吗?!!”
  不要这样……
  站在高台前列守护秩序的卫兵们纷纷举起自己的长兵,齐声喊道:“以敌人之血,祭我德邦英魂!!!”
  不!
  站在卫兵后方的民众们挥动着愤怒的拳头,齐声喊道:“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不!!!
  坐在民众中心高座上的嘉文三世站了起来,他抑制不住痛苦和憎恨大声喊道:“盖伦将军,我命令你赶快为我的儿子报仇,让他们血债血偿!”
  不!!!!!
  站在后方的马库斯走过来几步,表情急迫的厉声喊道:“盖伦,你在犹豫什么!!快给我动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盖伦两眼血红,手里的暴风大剑不由自主的举了起来。
  跪在那里的卡特依然狰狞的冷笑,她的声音越来越大了:“你这个举棋不定的胆小鬼!!!到头来你什么都不是!!!你连身为德玛西亚……”
  “噗呲!!!”鲜血四溅,话音停止。

  这一刻,仿佛一切声音,一切画面都悄悄远去。只有握着染血长剑的盖伦仍然站在那儿。
  良久,他的表情深沉的可怕,鲜血顺着他的眼眶从脸颊上滑落,宛如泪水一般。
  但那不是他的血。
  “好极了。”马库斯轻轻的鼓掌,满意的微笑着说道。但是盖伦根本看不见那微笑。
  “现在的你,正是德玛西亚的英雄。”他对儿子夸赞道。
  “我想要成为德玛西亚的英雄!正义的化身!保护弱小的人们!驱散一切邪恶势力!”稚嫩的叫声此刻听来十分刺耳。
  我是……德玛西亚的英雄?
  “哐当!!!”
  暴风大剑摔打到地面上。
  不,我才不是什么英雄……
  我只是个……
  盖伦的眼眶里涌出温热的液体,随着那即将冰冷的血迹一同滑下。
  他颤抖的嘴唇微微张合,似乎说出了什么词语,但是声音低的让人听不清。
  ……罢了。
  然而神色恍惚的盖伦看不见,站在身旁的马库斯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难以被人察觉的狞笑。

  卡特
  漫无边际的黑夜里,只有星星和月亮在空中闪烁着。
  卡特跟着眼前的人影不停的走着,直到那个人影的脚步停了下来。她才发觉这里是远无人烟的地方,漆黑的四周只有他们两个人
  “你把我叫到这里来,是要干什么?”卡特一脸疑惑的问道。
  人影缓缓转过身,在月光的照映下,兜帽下那张英俊的脸愈发的清晰了。
  “泰隆?”卡特轻声问道。
  “我有点事情想要告诉你。”兜帽少年微微低头,兜帽遮住他的表情。
  “有事要告诉我?你还没告诉我之前你和拉克丝去了哪儿呢!”卡特双手叉腰,一脸不爽的说道,“你可别以为用那种随意的理由就可以应付我!”
  泰隆冷笑了两声,那笑声带着几分无奈,还有几分嘲讽。那笑声让卡特表情一滞,心中一动,有种说不出的害怕。
  “你知道从这次任务开始到现在,我为何这样对你吗?”泰隆避开卡特之前的问题,兀自的问道。
  “呃……”卡特诧异,并且缓缓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说实话她自己也很想知道。

  说话那么冲,还故意和拉克丝在一起气自己。尽管她看得出来那是两个人劣拙的演技,但是无论如何想起那晚他和拉克丝拥吻她就感觉十分不爽,心中憋着一口气却找不到地方发泄。
  但是,一向平静沉默的泰隆之所以反常的做出这些,都是因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泰隆抬头看着卡特,那眼神冷的可怕。
  “我见到锐雯了,她告诉了我一切。”
  卡特心中一震,她刚刚叉着腰的双手已经放了下来,甚至一时间不知道放在哪里。
  “锐雯?她……”她双手摆动,支吾着试图想说出什么。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 style="font-fam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e5e5e5;" />  “你这个骗子!”泰隆低声吼道,眼睛里满是愤恨。
  这句话深深的刺入卡特的内心,让她感到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
  她的表情失落,她的神色惊惧。
  但她却无言以对,她明白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在诺斯守备的夜晚,锐雯曾经问过她有没有见到过阿刀。
  那时的锐雯还并不知道泰隆的真名,然而一直呆在泰隆身边的卡特,出于对锐雯的担忧,她下意识的对锐雯说了一句——

  “‘我忘了。’”
  泰隆一字一句,似乎是要帮卡特想起她所撒下的谎一般。
  卡特依然沉默,此刻的她突然间变得毫无底气,之前被泰隆带来时的心中的暗喜和不满全部悄然消失。
  那个少年此刻在她看来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可怕。
  “不……你听我解释……”卡特的眼神悲伤,她用哀求般的语气说着。
  “哈哈哈……你真会扯谎啊!”少年凄然的笑着,那笑声既有愤怒也有失望,“我认识你这么多年,到了锐雯的面前……你就把我忘了?”
  繁星在空中一闪一闪,忽暗忽明的光芒如卡特对锐雯撒谎那晚一样。
  “那你又想证明什么呢!!我那样做有什么不对?”卡特有点儿控制不情绪的吼道,她感觉眼眶微热,鼻子酸酸的,“我害怕她会抢走你啊……因为那个时候你已经跟我约定好了……”
  “约定?你是说在弗雷尔卓德那次?”泰隆再次缓缓张口,表情怪异。
  很奇妙的是,他每次露出那样的表情,卡特都觉得心中突然没了底,但她这次还是微微点头,然后轻轻的吸了吸鼻子。
  “你觉得那种情况,如果我不答应你的话,结果会如何?”泰隆转头看向远处,仿佛他的思绪又回到了丽桑卓的冰宫时。
  “你当时有考虑过我的处境吗?”他咬牙低声。

  卡特愣住了。
  结果会如何?他的处境又是怎样?
  泰隆所面对的是完全陌生的弗雷尔卓德、整个霜卫部族、实力高深莫测的丽桑卓、还有被丽桑卓控制,能够随意使用冰魔法的自己。
  而在那个时候,近似于质问时对他说出的那些话,并且要对方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答复,这简直……
  “首先我肯定没法把你带到将军那里复命,其次我自己都很有可能死在那里。”泰隆走近了几步,“你觉得当时的我有选择吗?你觉得我真的是喜欢你才那样做的吗?”
  像是威胁一般。
  卡特的心声冰冷无比,她的眼眶涌出了泪水。
  “大小姐,你把冰凉的匕首架在我的脖子上,问我喜不喜欢你。”泰隆苦笑了两声,皱眉无奈的说道,“你说,我该怎么回答?除了那样我还能怎么做才能活到现在?”
  卡特后退了几步,她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来应对这些。
  “我根本……就不喜欢你。”泰隆又走近了两步,眼神凶恶的说道。
  卡特感到胸膛里温热的心开始慢慢的变冷。
  “我不信……”她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缓缓摇着头,声音颤抖着说道。

  “你不信?你记得盖伦在你脸上留下伤疤那次吗?”泰隆不依不饶。
  那次?卡特急促的喘着气,抬手摸着脸上的伤疤。
  “那时,我并没有暴跳如雷,也没有奋不顾身的冲向盖伦,而只是担心你脸上的伤……你知道为什么吗?”
  瞪大双眼的卡特马上就回想起了那个时候的一切,当时最让她生气的并不是盖伦,其实是泰隆的表现——他并没有表现自己的东西被其他人侵犯时的不满,而是深深的惶恐不安。
  而应证那一切的真相是——
  “那只是因为将军嘱咐我把你带回去,我害怕自己会因此受到怪罪啊。”少年的话语冷的让人感到害怕,他仿佛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一样。
  卡特感到胸膛里温热的心已经失去了温度。
  “我……我不信……”她又退开了几步,红发更加散乱以至于遮住了表情,声音也更加颤抖。
  “还要我再拿出其他证明吗?”泰隆咄咄逼人,越走越近。
  “你送给我的武器,在那天之后你有见我在你面前拿出过它吗?”
  是啊……他说的没错。
  “在我听到锐雯告诉我一切时,我就把它扔了,我根本就不喜欢你。”
  他举起自己的拳刃一字一句说道,似乎是要为什么做证明一般。
  “你觉得那把玩具能取代它在我心中的地位?”

  卡特感到胸膛里的心已经逐渐的冻结,就像弗雷尔卓德那时一样,只是这次并不需要任何魔法来辅佐。
  “你的自私,你的谎言……”
  她感到一阵阵窒息,此刻的她多么希望自己听不到任何声音。
  “这些都让我对你失望不已。”
  但是那些声音却如同毒蛇般纷纷钻进她的耳朵里,刺进的她支离破碎的心中。
  “我至始至终,最爱的人……”
  最后泰隆深吸一口气,决绝的说道:
  “只有锐雯一个。”
  “呲啦~~”细微的声响,只有卡特一个人听得到。
  完全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表情,散乱的红发已经完全遮住了她那被泪水打湿的脸。
  她已经感受不到胸膛里的心了,因为那颗心已经再次冻结了。
  像冰晶一般瑰丽,却又带着黯然之色。
  泪水从红红的眼眶中流出,顺着左眼的疤痕留下。
  我实在是……
  “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会让冲动控制自己了。”可笑的誓言,一次次被自己违背。
  太差劲了……
  然而表情呆滞的卡特看不见,站在面前的泰隆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难以被人察觉的狞笑。

(未完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