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频道 >

薇恩背景故事更新 异常黑暗

时间:2019-10-29 15:18:44
薇恩背景故事更新 异常黑暗

薇恩背景故事更新 异常黑暗

英雄联盟宇宙今日更新了德玛西亚城邦和数位英雄的背景。薇恩的生平和背景故事十分黑暗——在生平介绍中,她为了向恶魔复仇而拜师学艺;然而在发现了不可言喻的真相以后,她做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选择(拒绝剧透)……

薇恩的生平

肖娜·薇恩是一只无情的夺命猛兽。终其一生,她都在寻找杀害她全家的恶魔。手臂上装着十字弩,心中燃烧着熊熊的复仇怒火,薇恩只有在杀死那些为黑暗魔法所控制的人和生物时,才能真正感到开心。

作为德玛西亚一户富有人家的独生女,薇恩生来养尊处优。童年时代,她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尽情探索──读书、学习音乐,热衷于收集庄园里的各种昆虫。她的父母年轻时曾经游遍了符文之地,但在薇恩出世后选择在德玛西亚定居。因为相比其他地方,德玛西亚的人们生性更团结,也更懂得同甘共苦。

十六岁生日后没过多久,薇恩参加完一次仲夏宴会后回家,却看到了令她终生难忘的景象。

一个头上长角的绝色女子,站在她父母鲜血淋漓的尸体旁 。

薇恩惊慌失措,大声尖叫。那恶魔似的女人消失前,看了看年轻的薇恩,脸上闪过一抹恐怖而又充满欲望的微笑。

薇恩试着从她妈妈的眼睛上撩开沾满鲜血的头发。而那个骇人的笑容萦绕着薇恩,在她心中扎根繁衍。当她颤抖着合上她爸爸的双眼时,她看到她爸爸的嘴大张着,脸上的惊恐而疑惑的表情已然凝固。那恶魔的微笑,已深深渗入薇恩的心中。

在未来的日子里,这微笑将填满薇恩身体的每一寸,种下复仇的种子。

薇恩试着向身边人解释发生的一切,但没有人相信她。在守备森严,反感黑暗魔法的德玛西亚,居然有一个恶魔逍遥法外?让人难以置信。

薇恩比他们了解更多。看到那恶魔的笑容,她知道这个妖女一定会再次袭击他人。即使是德玛西亚的高墙也无法阻止黑暗魔法趁隙而入。那恶魔可能狡猾地隐藏自己,或是躲藏在阴暗的角落里,好掩人耳目,但薇恩知道她肯定存在。

而她却不会再害怕了。

薇恩心中充满着复仇的念头,她也有足够的钱去招募一小队人马。但无论她到哪,没有人敢跟随她。她需要了解关于黑暗魔法的一切:如何追踪。如何阻止它。如何消灭掉那些使用它的人。

她需要一位老师。

她的父母曾经给她讲过冰脉勇士们在北方反抗冰霜女巫的故事。他们世代守护着自己的家园,抵挡着她未知的力量和黑暗士兵的入侵。薇恩明白,这是帮助她找到老师的线索。她逃离了她的指定监护人,坐上了前往弗雷尔卓德的船。

到达后不久,薇恩就开始寻找恶魔猎人做她的老师。她果然找到了一位,只不过两人的初次见面与她预想之中的有些不同。在穿过一处冰封的峡谷时,薇恩中了精心设计的冰陷阱,掉进了一个满是锯齿、玲珑剔透的冰坑。她抬头向外望去,看到了一头冰霜巨魔,咂着嘴,贪婪地看着她。

一支长矛呼啸飞来,洞穿了巨魔的头盖骨,深深扎进了脑袋。巨魔肥大的蓝色舌头软瘫在嘴边,身子轰然倒下,摔进了陷阱里。薇恩及时地滚到一边,幸免于难。只是满地黏糊糊的口水和鲜血淹过了她的靴子。

薇恩的救命恩人是一个头发灰白的中年女人,名叫弗蕾。她帮薇恩包扎了伤口,领着她到篝火旁取暖。在冰冷的峡谷里,火苗艰难地燃烧着。弗蕾告诉薇恩,自己毕生都在和冰霜女巫的手下作战,因为他们杀害了自己的孩子们。薇恩恳求弗蕾收自己为徒,教她如何狩猎那些黑暗生物,但弗蕾并没有兴趣收下她。薇恩恨透了自己的身份和财富,在耗人心神的战斗中,这些东西既不能让你武力超群,也没法让你的剑刃永不磨损。

薇恩不能接受弗蕾的回答。她向弗蕾发出挑战,要来一场决斗。要是她赢了,弗蕾就要做她的老师;要是她输了,她就甘当诱饵,引出冰霜女巫的手下,让弗蕾把他们一网打尽,报仇雪恨。薇恩心里明白,自己没有胜算──她之前受过的剑术训练加起哈尔滨儿童医院在线咨询?来不超过一个下午的时间,还因为厌烦这种一只手要放在背后的战斗形式而放弃了──但她不愿放弃希望。看到了薇恩的决心,弗蕾扔了一团雪在薇恩的眼睛上,这便是教给她的关于狩猎恶魔的第一条规则:别想着公平对决。

弗蕾在薇恩身上,看到了让她忍不住钦佩的决心。要成长为一个真正的战士,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每一次,薇恩强忍着身上淤青的痛楚,从泥泞的雪地上爬起来继续和她战斗时,弗蕾看到这个女孩正一点点成为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你可以在技巧上打败她,但永远不能在意志上摧毁她。最后一次,薇恩请求弗蕾帮助她:她们两个的家人都死于黑暗魔法之手。弗蕾当然可以继续狩猎冰霜巨魔,至死方休;但也可以做薇恩的老师。她们联手的话,可以杀死的恶魔会比现在多出一倍不止。她们联手的话,可以拯救的苦难家庭也不止是原来的两倍,而这苦痛,也正折磨着她们两个。弗蕾从薇恩的眼睛里,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仇恨,长久不熄。

弗蕾最终同意跟随薇恩返回德玛西亚。

她们一路向南。薇恩帮弗蕾做了伪装,骗过了德玛西亚的守备士兵。她们回到薇恩家的庄园后,便开始年复一年地训练。有许多人来向薇恩求婚,但薇恩对此毫无兴趣,只是专注于接受弗蕾的训练。长此以往,两人的关系越发亲近了。

弗蕾教了薇恩许多关于黑暗魔法、召唤恶兽和邪恶咒语的基础知识。薇恩把弗蕾的每句教诲都铭记在心。但同时,薇恩也有点心绪不宁,她不知道弗蕾是怎么知道这么多毒辣的手段的。

由于日趋森严的守备以及抗魔森林的存在,黑暗生物在德玛西亚领域内十分少见。所以弗蕾和薇恩会在晚上潜入边境的丛林狩猎。很快,薇恩就杀死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只恶魔──一只袭击商队的嗜血生物──在她仅仅十八岁的时候。

怪兽的内脏泼洒在薇恩身上,她感觉某种情感被唤醒了:愉悦。复仇与暴力的炽热在她的血管中冲撞,她感到了狂喜。

接下来的岁月里,薇恩和弗蕾开始四处猎杀黑暗生物,她们之间的羁绊也在杀戮中不断加深。一天,薇恩忽然意识到,她敬爱弗蕾,就如同敬爱自己的妈妈,但这家人一般的亲情却与恶兽一样的痛苦和创伤紧紧相连,折磨着薇恩。

薇恩和弗蕾在瓦罗兰大陆上四处游历,却被酒馆里的高原歌谣吸引了。歌谣如泣如诉,讲述的是一个像恶魔似的长角女人,拥有迷惑人心的美貌。故事中的她异常忙碌:

“她成立了教团,招揽虔诚能干的善信。

走进山中投靠她的人,一个个音讯全无。

教团的祭司们在悬崖旁设了圣地,为恶魔献上祭品。"


薇恩和弗蕾立刻动身前去狩猎。

进入山中时已是深夜,薇恩感觉自己有些恍惚。从她们第一次联手,她就对弗蕾有些担心──她害怕再次失去能够给予她母爱的人。她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担忧,一个恶魔的祭司就从树丛中窜了出来,挥着狼牙棒打中了薇恩的肩膀。

薇恩措手不及,受了重伤。弗蕾迟疑了一下,但她的眼神却很快变得坚定了。她向薇恩道了个歉,然后变形成了一匹巨大的弗雷尔卓德狼。动物形态的弗蕾张开有力的下颚,只迅猛的一击,便生生将袭击薇恩的祭司从喉咙到脚跟撕成了两半。薇恩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祭司的尸首散落在薇恩脚边。弗蕾变回了人形,眼神和之前骇人的动物形态完全不同。她解释说,自从家人死后,她便成为了一名萨满,在自己身上施下了诅咒,从而获取了变换形态的力量来对抗冰霜女巫。获得力量的仪式需要黑暗魔法的协助,但她的做法是为了保护──

──薇恩将一根箭插在了弗蕾的心口上。当她发现弗蕾的真身时,她的敬爱和珍惜全都烟消云散了。弗蕾倒下时,眼中流出了泪水,但薇恩却丝毫没有察觉。两个人之间的温情,随着弗蕾的死去,终于荡然无存了。

黎明之前还有几个小时,这意味着这场狩猎还有一些时间收尾。薇恩心中只想着恶魔。她享受着这场属于她的杀戮,还有将来的每一场杀戮。符文之地的黑暗世界将会畏惧她的存在,正如这些恶魔从前让她心惊胆寒一样。

自从双亲死去之后,薇恩第一次,癫痫病的预防注意事项有什么露出了笑容。

薇恩的故事——《物以类聚》

薇恩的手弩上只剩下一支箭。她身上陕西有没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有三处伤口往外渗着鲜血。她整晚都在狩猎那头曾是人类的野兽。现在,那野兽把她摔到了地上,正要把她的脑袋从肩膀上咬下来。

事情比预期的进展要顺利。

变身的野兽口中滴着黏液,发出渴望杀戮的尖叫。薇恩透过夜视镜环顾黑漆漆的四周,发现附近既没有武器,也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她故意跟着野兽来到这片开阔的草地,这样它就没法用德玛西亚的赤杨木做掩护,可这个决定也让她自己完全暴露在了怪兽面前。

这样挺好的。毕竟,如果杀戮草草了事,那何来乐趣可言呢。

野兽抓着薇恩的肩膀,把她举了起来。它的大颚张开着,露出一排排钢锯般的牙齿。即使它的大嘴咬不死她,它嘴里喷吐出的腐臭气息也足够要了薇恩的命。

薇恩的脑中飞速闪过种种选择。她可以试着闪开野兽的撕咬,但那最多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她也可以一脚踢在那野兽多得可笑的牙齿上,然后顺势试着把最后一支箭射在它高高突起的额头上,但她不确定自己的箭能在那密林似的尖牙之间命中目标。或者,她也可以试试一些又快又猛的、甚至有点蠢的做法。

薇恩选择了后者。

她把整只手臂伸进了野兽张着的嘴里。剃刀似的尖牙在手臂和关节上割出了一道道口子。但薇恩笑了──这野兽的命门已经在她手里了。她感觉到那野兽的大颚正在合拢,要把她的手臂齐根咬断。薇恩没给它这个机会。

薇恩扭动手臂,把手弩推进野兽满嘴的粘液深处,直到最后一支箭的银制箭镞直指野兽的上颚。她手腕一抖,那支箭就撕开了野兽的颅骨,扎进了脑袋里。

那野兽的尖叫戛然而止,就和它开始嚎叫一样突然。它的身体瘫软下来,倒在了草地上。薇恩从它的尸体下爬了出来,试着把手臂从那野兽的头骨里抽出来,同时还得避免再被割伤。但她发现,自己的拳头卡在了野兽的头里。

她可以试着把她的手从这个变形怪的满是尖牙的嘴里拔出来──但也许同时会失去一两根手指──或者,她也可以将手臂再捅深一点,然后打穿野兽的头盖骨,再像掰断许愿骨一样撕开它的大颚。

和往常一样,薇恩选择了后者。

麻烦的不是把那个该死的东西杀掉。麻烦的是把那东西带回给他的新娘。

好吧,现在是寡妇了。

寡妇赛琳娜出人意料地漂亮。黑暗的小屋子里,篝火映在她的头发上,折射出不逊于阳光的光彩。脸上深深的伤口,再加上滚滚而下的眼泪,也丝毫没有减损她的美丽。

薇恩尽可能小心地把尸体放在女人的脚边。尸身已经完全畸形,破烂的肉体上面满是伤口,有些是自己弄的,有些不是。与其说那是一个人,倒不如说看起来更像是一堆胡乱堆砌的肢体和血肉。

“他走得……快吗?”这位寡妇啜泣着说。

并不是很快。薇恩追踪着这个丑东西直到它的老巢──在东德玛西亚外面的树林里。她设法打断了它的变形──它的眼睛开始增生、扩大,嘴巴变成大颚。它的左臂已经长成了一只剃刀般锐利的螯──它看起来很生气。

薇恩甩掉手上一团黏糊糊的脑浆,那是在她打碎它的头骨时粘上的。

“嗯。”薇恩答道。

“噢,我的爱人。”赛琳娜说着,跪下来抱着那已经不成人形的身体,说:”怎么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薇恩也跪坐在这对夫妇的旁边。赛琳娜抱着男人残缺不全的脑袋,紧贴着胸口,毫不在意鲜血弄脏了她的裙子。

“有些人是自己把自己变成了野兽。但有些人并不是心甘情愿的。”薇恩说。

她握着尸体已经发肿的手,漫不经心检查着。”他应该是第二种情况。”

赛琳娜瞪大眼睛,眼神里满是愤怒。

“你是说有人把他变成这样的?是谁?为什么……”

她扑倒在男人的尸体上痛哭起来,说不出一句话。

“有些时候,那些动物──或者说是变形者──想要有同伴。有些时候只是残忍的天性使然。它们攻击别人,要么是因为愤怒,要么是因为脑子不清醒。我还见过一些家伙,它们只是无聊。它们觉得这样很有趣,”薇恩轻拍着女人的头说:”但还有一些……它们是饿了。”

寡妇抬头望向薇恩,不住地啜泣着。

“我不……我不明白……”

薇恩冲那女人怜悯地笑了笑。

“它们想吃人,但有时候它们的猎物会逃跑。这个过程中,那些野兽的噬菌体可能会感染到它们的猎物。这样,正常的人也会变形了。”

那寡妇盯着薇恩。薇恩的手轻轻地把头发从她满是泪水的眼前撩开,手腕上的弩叮当作响。

“上一个我杀掉的野兽告诉我,如果猎物深爱着它,那猎物尝起来就会更加美味。那是一种美味多汁的口感──当猎物脸红的时候。要是再加上度蜜月的气氛,那口感是不是好的都没法想象了呢?”薇恩揣摩着说道。

寡妇不再哭了。她的眼神变冷了。

“他真的爱你,你知道的。”薇恩说。

寡妇试着站起来,但薇恩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紧紧地拉着。

“你咬了他的时候,他肯定很吃惊。人们在害怕的时候总是做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事。而且,被心爱的人背叛,肯定是最令人感到害怕的吧。”

薇恩手腕轻轻一晃,扣住了手弩的扳机。

“所以,是谁让你变了形?”

那女人满是憎恶地瞪回薇恩,她的眼神渐渐阴沉,变成了深红色。

“没有谁,”她的声音就像刀子刮在石头上。”我生来就这样。”

薇恩笑了。

“你怎么知道的?”寡妇问道,她的手缓缓地滑向背后。

“咬痕是在脖子前面,而不是在后面。并且,他身上没有任何其他的伤口。我就知道这肯定是他信任的人干的。来啊,试试呗。”

寡妇怔住了。

“试什么?”

“你背后那只刚变出来的螯。砍我吧,咱们看看你能不能在我给你的脑门来一箭之前,砍掉我的手。”薇恩说。

寡妇背后的螯收缩了回去,她沮丧不堪。游戏到此结束了。

“为什么?”她问道。

“什么为什么?”薇恩面无表情地反问。

“为什么你不是走进来然后就杀了我?为什么还要做这么一套……戏?”

薇恩咧嘴一笑,狡猾中带着厌恶。

“因为我要确定我的判断是对的。还因为我想让你也尝尝他的恐慌和害怕。但主要来说……”

薇恩手腕一紧。一声金属的脆响,一支六寸长的银箭扎进了女巫的脑袋。寡妇两眼翻白,像一袋石子一样瘫倒在了地上。

“是因为这样很有趣。”

------分隔线----------------------------